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农村改革:需要在惊醒中奋起  

2011-11-17 09:5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改革:需要在惊醒中奋起 - flldmy - flldmy的博客

----失去土地的农民依法维权民告官难于蜀道(之十三)   
 
                                  党国英

俞梅荪按:

    本系列全文2003年12月初完稿,上了《博客网》后,为此《新闻周刊》(中国新闻社办)的记者立即找我了解情况,又去自贡当地暗访核实。之后,把本文当事人刘正有,与被非法收容遭毒打致死的孙志刚一起,评为2003年度十大维权新闻人物,并请著名学者党国英先生作评(见如下文),发表在《新闻周刊》12 月22日总第161期,及其评选活动的首尾王怡和秋风先生两篇述评。此刊的这一期尽管在自贡被当局禁售,另有50本被悄悄送到当地,农民们竞相传看,为之欢呼。与此同时:

    --2003年12月末,我从香港凤凰电视台看到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在吴小莉节目中,长时间地详细介绍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快土地资源向土地资本转变等问题,尤其是已经采取了各种有效措施,切实保障了失地农民的利益。说得头头是道,入情入理,使我兴奋不已。

    --2003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建议将宪法第十条第三款“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用。”修改为:“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使保障失地农民利益成为宪法这一最高的法律规定,意义十分重大。
  
    --2004年1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2004年一号文件发布,当地农民认真琢磨,非常拥护,十分振奋。

    但至如今,自贡市红旗和凤凰两乡的土地,继续被大规模地廉价掠夺,广大失地农民面对公检法--这一人民民主专政工具(80年代被称为无产阶级专政工具)的无比强大的威慑力,逆来顺受,敢怒而不敢言。他们走头无路,继续上访,在每周市长接待日,以及有关部门一律拒绝接待。广大农民纷纷要求公布和清查开发区的征地帐目,开发区管委会以“帐已没有了,全部消失了”为由,断然拒绝。

    尤其是近日四川省召开人大和政协两会,自贡当局加紧了对维权农民的监控。浴血保卫土地而被当局镇压最厉害而彻底失败的侵权重灾区白果村7组农民,在万般无奈之中推选了本组钟星群、周作如、谢志培、钟二娘4位农民代表,去成都上访省人大会议。他们2月15 日晚上悄悄离开,去长途汽车站,只见那里有不少警察严密盘查监控去成都的旅客。他们改去火车站,情况也是如此。他们只好绕道45公里以外的内江市,从那里乘火车抵达成都。
  
    本系列全文发表3个月以来,尽管在自贡当地的官方和民间流传甚广,影响很大。同时,中央又三令五申严厉要求各级政府切实保障农民利益。但是,这一切的一切,竟然都对解决迫在眉睫的失地农民要死要活的生存问题,毫无作用,使我大惊。

   失地农民的生存问题仍在继续恶化,恶性循环。农民们抱怨道:“一号文件的精神非常好,完全能解决我们的问题,但却没人来落实。一号文件如同放在玻璃橱窗里,看得见却摸不着”。看来,张学忠书记对保障失地农民利益问题,口若悬河,天花乱坠,与吴小莉女士一唱一和,也只是给人听着玩的。”尽管都是空欢喜,似总比没欢喜好,抑或是空欢喜反而使人更失望。呜乎哀哉。

    2月初,我收到一封读者来信如下:“俞老师:几天来我都在仔细拜读您发在网上的自贡刘正有等艰难维权的文章,您敢为农民仗义执言,我由衷钦佩!我与刘正有一样流浪在外。我是重庆市万州区下岗职工,老婆是被征地农民。2003年11月国务院五部委督察组依法撤消了我老婆所在的金龙开发区,而金龙开发区的上级万州区龙宝管委会未经重庆市政府批准,将未被撤消的渝东开发区与原金龙开发区合并。并于2003年12月下旬,对征地农民进行一次货币安置。因为安置采用低标准,不执行现有标准(我曾在开发区工作近6年熟悉政策,对农民加以说明),群众拒绝领取低额安置费并与开发区管委会及公安机关发生冲突。现在,龙宝管委会说我带头闹事正四处抓我。请您指点一下我以及近千名农民该如何维权。”匿名者于20030130。对此,我实在是无言以答。看来,国务院五部委督察组依法撤消开发区,农民则更苦。

    正如党国英先生文指出:“中央政府早已意识到农村问题的严重性,政令出台不可谓不急,关切之心不可谓不重,然而,我们的总理可以被欺骗,我们的中央文件可以被收缴,我们的官方杂志可以被宣布为非法,一句话,政令通畅成了大问题。这不是一个基层官员的道德问题,而是一个政治结构问题,是真正的危机所在。这次,我们又从俞梅荪的报告中嗅出了这种味道。”这正是我所痛心疾首的要害之处。这篇评论文写得实在太好了,对我的系列全文画龙点睛,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谢谢作者!(未写完于20040222)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