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近代宪政的演化(三)  

2013-03-28 21: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奎德

    七•英国光荣革命(The Glorious Revolution in England)

    1679 年英国国会通过的《人身保护法案》如何具体保障人身安全与自由?它是如何最终凝结在历史上从而不可侵犯的?这就势必涉及1688 年的光荣革命。

    《人身保护法案》(提审法)虽然还不能完全禁绝无理逮捕,但它保证了任何人被捕之后,一定可以遭遇到法律。法律是保障人权的。因此,被捕者就有可能向法律要求保障自己的权利。众所周知,在缺乏提审法的国家,人民要与法律直接碰面是很不容易的,直至今天仍是如此。

    譬如在今天的中国大陆,虽然司法有了一些进步,但是,---------

    上述的《人身保护法案》(提审法)就是专门对付滥用权力的政府的。按照该法案,如果逮捕机构违反了其规定的程序,其负责人就会坐两年以上的牢。也就是说,提审法至少在法律上取缔了特务制度,它把特务归入绑匪的范畴,起码在法律上严禁了前面说的那种国家恐怖主义。

    国会虽然于 1679 年通过了《人身保护法案》,但还不稳固,还需要一番血与火的磨难。话说在查理二世之后,是詹姆士二世,这位国王是天主教徒,热心宗教,想用权力来排除教外的人。他忘了查理一世的断头台,又重翻“君权神授”的老皇历,声称他只向上帝负责,不向人民负责。他立下法律:凡天主教徒不受法定的刑罚;并命令所有牧师在教堂里宣读该法。有七个主教拒绝,他就逮捕和审讯他们。但所有人都同情七主教,当主教们被无罪释放时,军民共同欢呼。詹姆士二世问左右这是什么意思,左右说:“没什么,士兵们因为主教被释放而高兴。”他说“这还了得,你们居然说没什么。”他虽然昏庸,但知道民心军心不可侮。

    这时,国会已经派人秘密把他的女儿玛丽和女婿威廉从荷兰接了过来。詹姆士二世本来还想负隅顽抗,但没有士兵听他的,为避免查理一世的命运,他灰溜溜逃亡到了法国。

    被老百姓欢迎的女儿女婿,签订了《人身保护法案》,正式承认了其神圣性。并把国王的权力转移到了国会,接受了预算每年必须通过国会批准的法案。进一步,他们使内阁向国会负责,即国王必须任命得到国会多数的政党组阁,若国会不信任,内阁必须辞职,或者解散国会。但若新选出的国会仍然不信任内阁,则内阁必须辞职。于是,英国的君主立宪的民主制通过这次不流血的革命而正式确立了。它是人类宪政史上的关键转折点。

    这次 1688 年的革命,就是英国历史上著名的“光荣革命”。

    八、法国君主专制的强化

    与英国的宪政演化方向不同,在世俗政权方面,欧洲的君权在 16、17、18 世纪反而强化了。从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一直到法国大革命之前,除了英国实现了君主立宪制度外,欧洲大陆基本上是处于君主专制时代。

    从16 世纪到17 世纪,欧洲大陆各国中央集权的倾向日益加强,等级制度仍然存在,本来在中世纪后期出现的代表议会没有能成为唯一的立法机构,在此期间它丧失了其重要性。君主专制和社会上的寡头政治成为宪政民主发展的最大阻力。其中法国的情势最为典型。

    从 16 世纪到17 世纪初,法国的君主为强化中央集权,与贵族进行了激烈而残酷的争夺。经过宗教战争的大流血大动荡后,君权终于获胜,亨利四世大大地压抑了贵族的权力,把政府中的重要官职给了中产阶级官僚,并在其后期,逐渐完成了高度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体系。1661 年路易14(Louis XIV)登基,号称太阳王。他沿袭了由黎塞留(Richelieu)和玛撒琳(Mazarin)精心创立的体系── 一种依靠行政会议辅助的政府。而在地方,市镇的官吏需由中央政府提名,这样就扼杀了地方自治。国王在各地方的权力网络,掌握在国王派驻各地的州行政官手中。这种行政官都不属于地方利益集团。因此,国王就获得了各省司法和财政的直接操控权。而州行政官就是高度专制的国王驻地方的代表。

    不过,虽然君主打败了封建贵族和地方政治体系的分散化的力量,但却没有完全消灭早期遗留下来的带有制约因素的制度。在法国,虽然最高法庭原本有的对国王的法令进行辩论以及有时拒绝登记该法令的权力被否决掉了,但它作为一个政治实体仍然存在。虽然地方会议和市议会的行动自由受到了严格限制,但它们也仍然存在着。当然,从总体看,法国在这一时期达成了空前的政治统一和强有力的中央控制,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同时,法国当时也享受了文化繁荣,法语变成了欧洲上层阶级的语言。法国的发展是后来17 世纪末和18 世纪初出现世界性文明的重要因素。因此,路易14 的时代被称之为「伟大时代」。

    当时,法国的等级会议发展成为国家的议会,但其内部却缺乏向心力,它划分为三个等级,引发了明显的等级利益冲突,从而削弱了国会制约行政权力的功能。第一和第二等级享受了很多特权,特别是免税的特权。这种既得利益使他们倾向于与国王合作。于是,就只剩下第三等级单独对抗国王,他们徒然无功地抗拒君主的财政控制。在力量对比悬殊的态势下,由三个等级组成的国会从未取得过立法的权力。自从1614 年开会之后,以后的175 年间均没有再次开会议事。似乎已成了一具僵死的躯壳。但正如中国谚语所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到了撼动世界的1789 年,那貌似死寂的青山蕴积的柴火轰然燃烧了起来,历史遗留的政治摆设── 国会,终于喷发出它内部蕴藏的巨大能量。

    九、欧洲专制时代及其内部张力

    除了英国、荷兰、波兰、瑞士之外,其他欧洲国家在16—18 世纪这段时期都在趋向于法国式的君主专制。

    在西班牙,由于国内各种力量无法联合起来对抗国王集权,因此,哈布斯堡(Habsburg)王朝得以建立起专权的统治。国王可以任意支配巨额税收,根本不需要国会批准。贵族获得免税待遇,与国王构成利益共同体,因而缺乏限制王权的意愿。不过,西班牙的中央集权的力量与程度都没有法国那样大。因为国会在宪法上还保留着控制司法与税收的权力。当然,它们只是早期遗留下来的东西,是一种传承自历史的花瓶。是消极的,不是主动的;是因地制宜的,不是普遍适用的。它们的作用可以有时限制国王的过于无理的意旨,但是不能成为宪政国家的可靠基地,更无法组成代议制民主政府。

    在日耳曼,各地方诸侯仿效法国国王,强化自己的权力。1555 年的奥格斯堡和平条约规定宗教事务由各国国王决定,在国王所管辖的区域内,或是罗马天主教,或是路德新教,概由国王作主。17 世纪中,日耳曼境内的重要国家的君主都致力于巩固自己的独裁,日耳曼大多数地方的议会都被取消了,帝国的议会在地方议会消灭后也成了一个只供清谈的躯壳。普鲁士的威廉(William Frederick,1640—1688)大选侯把地方议会和行政机构严格置于国王的御前会议之下,该普鲁士方式成为一种专制模式,变成其他日耳曼国家模仿的对象。

    在斯堪底那维亚半岛和俄罗斯,国王借助老百姓的合作铲除了贵族独立的可能。但是,由此确立的俄国沙皇的专制变得更加强大。虽然有若干代表性的议会仍然在俄国西部开会,虽然罗曼洛夫王朝的建立是由各主要城市的代表会议推选的,不过,这些都并不妨碍沙皇的高度专权。

    即使是在荷兰、波兰、瑞士这些君权力量不太强的国家,民意的表达与功能也是相当有限的,在不少的方面受到了抑制。只有英国,正如我们上次所述,在1688 年光荣革命之后,建立起了宪政的基本框架,虽然当时政治参与的渠道还很狭窄,但是制度性的架构最先在那里搭起来了,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欧洲各国往下的发展,由于社会经济政治条件的酝酿,特别是在英国发展的启示下,一些敏锐的思想家的著作的影响,一场浩大的社会政治风暴就要降临了。

    我们下一次要探讨的,就是大风暴前的重要思潮及其社会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