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她曾为我们寻找灵魂  

2013-04-20 06: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道她的存在,人就没有权利自命不凡,也没有权利虚无哀怨。
   
  她,原名彭令昭,1932年出生于苏州。
  
  父亲彭国彦,早年留学英国。国民政府时期,任苏州吴县县长。
  
  母亲许宪民,抗战期间坐过牢,解放后曾任苏州市民革委员和政协委员。
  
  大舅许金元,早期共产党人,在四·一二事变中被杀。
  
  她,早年就读于苏州一所教会学校。在学期间,受洗成为基督徒。
  
  她自幼深受其母和大舅的影响,并且早年对毛及GCD有着偶像式的崇拜。
  
  1954年,她以江苏省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
  
  在反右运动中被打成右派分子,被劳动教养三年。
  
  1960年,在苏州以“反革命”罪被捕入狱,父亲服药自杀。
  
  1965年,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1968年4月29日,被改判为死刑,随即在上海龙华被秘密枪决,年仅 35岁。
  
  1968年5月1日,公安人员来到她母亲家,索取5分钱子弹费。
  
  1980年,上海高级法院“沪高刑复字435号判决书”,宣告她无罪。
  
  但是,当局从未正式公布过判处她死刑的罪名。
  
  2004年4月22日,她的骨灰被安葬在苏州灵岩山。
  
  她在狱中用血、发卡和竹签写出20余万字的诗歌、日记早已不知散落何处,其中包括一部名为《基督还在世上》的文稿。
   
  她的名字和生平,我很早就知道,但是,直到今年读了一些文章,才愕然发现,原来她是一名基督徒,一名用生命去实践信仰的基督徒。
   
  去年经几个博客上朋友的推荐,看到了胡杰拍的纪录片《寻找LZ的灵魂》,虽然情节都已熟知,但还是被深深震动了----我一直在想,在那个全民振臂高呼的年代,在一个争先恐后要把忠心献给谁谁谁的地方,在很多人依然唯恐讲错话站错队的如今......这个四十多年前的年轻女子,她那种与邪恶势不两立的巨大力量,是从哪儿来的?她内心里那种无以言说的坦然可以强大到穿透四十多年的时光依然让人灵魂震颤----这里面的力量,是从哪儿来的?
   
  直到今年,读到她狱中的文稿,看到这样一些话:
   
  "既然我的生命属于上帝,而且已经活过那幺些艰难困顿至于严峻地残酷的日子,那幺,无论病躯怎幺衰弱,假如上帝要使用我而要我继续活下去,我一定可以活得下去!......而假如上帝需要我成为一个自觉的殉道者,我也只会发自衷心地感激施赐与我这样一份光荣!"
  
  "我默默抠着墙上的血点,只有想到那幺遥远又那幺切近的慈悲、公义的上帝时,我才找到要说的话。这个满腹委屈的、孤愤的孩子无声地祷告过:天父啊,我不管了!邪心不死的恶鬼这幺欺负人,我不管了,我什幺都不管他们了!"
  
  "作为基督徒,我的生命属于我的上帝----我的信仰。为着坚持我的道路,或者说我的路线,上帝仆人的路线,基督政治的路线,这个青年人,首先在自己的身心上,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是为你们索取的,却又是为你们付出的。先生们,人性,这就是人的心啊!为什幺我要怀抱着,以致对你们怀抱着一份人性,那幺一份人心呢?归根到底,又不过是本着天父所赋予的恻隐、悲悯与良知。在接触你们最最阴暗、最最可怕、最最血腥的权力中枢、罪恶核心的过程中,我仍然察见到,还不完全忽略你们身上偶然有机会显露出的人性的闪光,从而察见到你们心灵深处,还多少保有未尽泯灭的人性,在那个时候,我更加悲痛地哭了!"
  
  这两天看到不少关于她的纪念文章,在文章中,她是一个英勇抵抗JI权bao政的英雄。对于我个人而言,那么多文字不抵她最后这一句话,清清楚楚地让这个世界看到,她曾经是怎样一个人。
   
  她称自己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为了“迷途重归基督徒的良心”。
   
  她在一个可以视任何“非上帝”为“上帝”的社会里,决然要做一个单单以上帝为力量的人。
   
  我的好友小林说,“她最终选择的道路,虽然是一条炼狱之路,却全然靠着主度过。”
   
  我去年看胡杰的那部纪录片时,心里不住地叹息,太惨了,太可怜了..... 现在终于意识到,所谓的同情和哀怜其实都是在辱没她最终的得胜和荣耀。一个以生命顺服真理,以生命见证真理的人,没有谁有资格去同情哀叹她。
   
  纪录片中提到张 元 勋曾经去狱中探望过她,记下了这个世间为数不多的关于她的记忆。她在分别时告诉张元勋:
   
  “如果有一天允许说话,不要忘记告诉活着的人们:有一个L Zhao因为太爱他们而被他们杀掉!”
   
  如果有一天允许说话.....
   
  就在我看到这句话忍不住要感伤的同时,我深知,在这样一个灵魂面前,我没有权利感伤。
  
   她说:“自由的性质决定了它不能够以暴力去建立,甚至都不能够以权力去建立!”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