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近代宪政的演化(十七)  

2013-04-02 02: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奎德

    四十九、 战后日本的民主建设(The Democratic construction in Japan After the World War II)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经济和政治上复兴最快的国家,在西方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即西德;在东方,则是日本。这两个国家是主要的战败国,战前都是法西斯军国主义国家。战败之后,都被盟军占领,战犯被国际法庭审判,它们战前的法西斯和军国主义恶性肿瘤经过了外科手术式的割除,国家体制被强行进行了非军国主义改造和民主重建,并制定了和平宪法,声言永不武装。其政治体制经过了民主改造后,战前的法西斯独裁因素得到消除。

    在日本,盟国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将军施行了一项有战略眼光的政策,虽然他知道日本裕仁天皇对战争负有基本责任,但是,为了稳健顺利地实现民主过渡,他仍然保留了日本的天皇制,在最低限度上维持一部分日本的政治文化传统。从而以真正实施君主立宪制的方式,在日本历史传统的基础上建立民主制度。德国和日本尽管都是战败国,但是战争破坏的程度、原有管理体制保存的程度有所不同。在日本,原有体系的大框架没有被破坏。麦克阿瑟除了保留天皇制外,同时还取消了陆军部和海军部遣散600 多万日本旧军人的计划,迅速安定了军心。因为天皇制一旦崩溃,日本人的社会必将激烈动荡,而一当造反起来,就需要增加100 万占领军进行弹压,而且
还会与日本人结下世世代代的深仇大恨。

    麦克阿瑟的做法是:让天皇任命一位亲英美的外交元老组建临时内阁,负责安排诸如释放政治犯、开放党禁、改革民事和司法管理和起草新宪法等过渡事宜。到1946 年4 月,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新宪法就出台了。依照新宪法,日本举行了选举,逐步走上了追随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经济道路。

    在战后的上述政治进程中,日本建立了大体符合国际标准的选举制度、政党政治和新闻自由,并大幅减少了其军费开支,从而促进了日本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

    日本的政党政治虽然也有不同政党之间的政治竞争,但与西方典型的两党制和多党制有所不同,它被称为“一党独大制度”,即,日本自民党一直赢得国会中大部分议席,该党从1955 年至1993 年一直执政。其他在野党无法挑战其地位。该体制又被称为“五五年体制”。主要的政治竞争发生在自民党内部,自民党内部派系间的更迭和平衡取代了不同政党之间的竞争和政权交替,与之形成意识形态对立的革新政党被置于长期在野地位。在自民党垄断政权的一极与群星般散在的大小在野党之间,表现出一种制度性的“一极多元”,形式上有多党竞争,原则上各党都有执政可能。但在日本,事实上只一个处于绝对优势的政党独擅国家政权的特殊状态,正是1955 年至1993 年中长达38 年日本政党制度的基本模式。

    日本因为实施市场经济,发展很快,特别是在朝鲜战争与越南战争的动荡国际格局下,在历史的夹缝中,日本人卧薪尝胆,渔翁得利,大发战争财,获得了经济的奇迹般的起飞。这一系列战后的正面发展,同日本国民教育程度较高、基本素质高、以及人口构成简单有很大的关系;另一个原因,也是由于整个管理系统没有遭到破坏,从而无需从头开始,无需在废墟上建设有关。

    五十、战后德国重建(The Democratic Reconstruction in Gemany After the World War)

    二战后,德国民族面对的是一个彻底战败的、被占领的国家,接受的是纳粹政权以人民的名义犯下的罄竹难书的累累暴行,承受的是精神空虚、麻木和物质巨大损失的苦难。

    在德国,整个国家被炸成焦土,所有民事和司法系统均不复存在,所有的官员都是纳粹分子,无法启用,一切都要占领军亲自去办,几乎所有的村庄和街道都由占领军官兵管理。相对于美国在日本的间接占领和间接改造,盟军对德国的占领和重建是直接的,因此费时4 年之多,直到1949年,东、西德才相继产生了议会。这其中当然还有美苏英法分区占领的因素。

    1946 年,阿登纳当选为二战后的联邦第一任总理,他把管理国内经济的权力交给了经济部长艾哈德教授(艾哈德制定的“社会市场经济”政策,为50 年代未的联邦带来“经济奇迹”),自己则腾出精力处理政治,尤其是外交事务。1951 年,美、法、英等占领国决定把外交事务权力移交给联邦,同意其设立外交部,由阿登纳亲自兼外交部长;1953 年,阿登纳首访美国获得成功,回国时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1955 年,占领法规结束,联邦开始享有主权,同年联邦加入北约。

    德国的政治文化重建是德国全民族对战争的反省和忏悔同步的。基督教传统深厚的德国,对纳粹的兴起,对犹太人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对其他国家的战争摧残,都有至深的内疚。这样一种全民的忏悔,对预防德国重蹈覆辙,对战后德国重建为一个重视法治,保障基本人权的国度,有一种精神性的奠基功能。

    短短几年间,联邦德国不但摆脱了战败国地位,获得独立的主权,而且与美、英等国一道,共同担负防卫欧洲的重任,1957 年,联邦的国有和法、意、荷、比、卢等国在罗马签订了《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和《欧洲原子能联营条约》,建立六国共同市场,迈出了欧洲统一的第一步。以 1955 年为界,西方三国结束了对联邦德国的占领,从此,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民主国家。它在1952 年加入了欧洲煤钢联营,在1955 年加入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凭借自身历史上的工业基础和法治精神,很快就重建为一个工业民主国家,成为发达国家中重要的一员。

    另外,在战后的其他一些国家,例如欧洲的意大利、奥地利、比利时、荷兰、卢森堡都进行了民主建国,亚洲的印度也摆脱了英国的殖民统治,建立了民主制度。从而形成了二战后的民主浪潮。

    五十一、 柏林危机(1948—1949)(The Berlin Crisis 1948—1949)

    正如我们在前面已经谈到的,由于苏联占领了一部分东欧国家以及东德,斯大林迅速封锁了
这些国家的边界,隔绝了这些国家人民与外界的联系,降下了红色的「铁幕」,从而引发了与西方
国家的长期对峙和冷战。

    这里处于前线的是柏林。柏林在东德境内,但它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苏联占领的东柏林,属于东德;另一部分是西方管辖的西柏林,属于联邦;同一城市分割为二,二者实行完全不同的制度,而这个大城市本身又在苏占区的包围之下。苏占区实行共产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党—国”制度,并发行有自己的货币。而在西方占领区的西柏林,实行的是一套完全不同于共产主义的民主制度。因此,西柏林这块“自由的飞地”能否长期存在,就成了冷战的最前沿的问题和东西方较量的关键,也成了两种制度优劣对比的符号象征。

    苏联当然处心积虑地想消除西柏林这一块心病。于是,在 1948 年6 月24 日,苏联占领当局突然断绝了西柏林与外界的所有陆路水路交通,企图断绝西柏林人民的生路,迫使他们向苏联归降。这就是说,西柏林从陆地上被全面封锁了。

    苏联采取军事行动,切断了盟军经由东德领土出入西柏林的所有通道,包括公路、水路和地下铁路,使一个依靠东德的地面通道与西方经济联系从而得以运转的西柏林,立即变成了一块死地。

    全球的目光投向西柏林,焦虑地关注着西方盟国的反应。

    两天之后,答案揭晓:空运!西方从空中破除苏联的陆地封锁。

    英美两国联合行动,以空中运输的方式,从外部向西柏林输送食物、衣物、燃料以及一切所需的生活物资。这一举措,既未让西柏林奄奄一息,束手待毙;也未直接在陆地突破封锁,与苏军交火;而是另辟蹊径,从天而降。

    这一决策,勇敢而富于创意。同时,也承担了重大的风险。因为空运必须经过东德领空,有可能遭致苏联空军的攻击或阻挠,是一次勇气和实力的较量。这一设想是由美国驻西德的军事指挥官克莱提出的。

    苏联慑于西方工业国家的强大实力,没有敢拦截空运。

    于是,一场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空中运输走廊出现了!西方盟国为了捍卫西柏林人民的自由与生存,每天向西柏林人民空运大量食品与其他人道主义急需品,构成了人类航空史上空前壮观而感人的景象。从西德法兰克福机场到西柏林的空中,有5层飞行路线,同时并用。每层飞行路线之间的距离,只有500英尺。在运输高峰期,西柏林上空昼夜24小时,飞机声轰鸣不断,平均每一分钟,就有一架飞机降落。空运的高峰时期,每天运输总量达12000吨,比封锁前的地面快递运输量还要大。至1949 年5 月苏联面对西方的决心而承认失败,封锁终于解除之时,美国与英国的飞机总计已向西柏林人民空投了150 多万吨重的物资!

    试设想,一个大城市人口所需的所有物资,完全靠它上空滚动着的一条黑压压的空中补给线来维系,而且,这种状况持续了几乎一年之久!如果这不是奇迹,我不知道人类历史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动人更壮观的奇迹了。

    1949 年5 月,苏联面对宪政民主国家不可摧毁的维护自由的意志,屈服了,斯大林终于解除了西柏林的地面封锁。这一次柏林危机预示了东西方冷战对抗的基本模式与结局。

    柏林危机的解决为宪政民主国家注入了对抗Communist制度的信心。而东西德政治自由与经济发展的明显差距更表明了Communist party东德的失败。1953 年,东柏林人民为了争取自由和民主的生活方式举行了著名的起义,起义很快扩展到了东德其他地区,但后来被苏军和东德警察残酷镇压下去了。为了阻止东德人民如潮水般涌向西柏林和西德,1961 年8 月13 日,东德警察在一夜之间突然修起了一座高墙,划开了东西柏林,阻隔开了专制与自由两个世界,成为20 世纪象征Communism失败与丑恶的重要标志。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