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百年未竟宪政梦:读《立宪派与辛亥革命》  

2013-04-23 18: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對龍
  
  1911年9月,四川保路同誌軍起事,湖北新軍被清政府急調入川鎮壓。川路風潮僵持數月,無論是意欲將鐵路收歸國有的清朝中央政府,還是堅決維護鐵路所有權的四川地方士紳,對峙雙方都未料到形勢會發展到如此劍拔弩張的地步。而更讓清廷始料不及的是,湖北的革命黨人又趁該省防務空虛發動了起義,起義後各省紛紛響應,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就此崩解。事後連孫中山都承認,若無四川保路同誌軍起義,武昌革命或要遲一年半載。如今這場作為辛亥革命導火索的保路運動,被大陸官方史牽強附會地吹捧為人民群眾反對封建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愛國運動。而對於運動的發起者和領導者立憲派人士,無論大陸還是海外的主流研究,均予以漠視和忽略。
  
  我們所忽視的不僅僅是一群人,更是一個百年未竟的憲政之夢。臺灣學者張朋園所著的《立憲派與辛亥革命》對此做了一定的補救,該書詳述了立憲派在辛亥革命前後的活動。但著述此書時尚持革命立場的張朋園,所關註的主要是立憲派直接或間接地為辛亥革命做了什麽,而不是為中國憲政的萌芽和發展做了什麽。簡言之,以革命而非憲政為依歸來評述立憲派,這無疑使其對立憲派的正名努力大打折扣,但作者對清末立憲運動史實的還原還是值得肯定的。於當下而言,值此中國大陸前景風雨晦暝之際,書中對清末立憲派、革命派和清政府之間錯綜關系的展現,未嘗不對今人起到銅鑒的作用。
  
  清末力主改良者多受英國和日本影響,倡導君主立憲也即虛君共和,以行議會政治來逐步架空君權。在清廷君權衰微但仍茍延殘喘的情況下,這算是一種比較切實可行的漸進改良方略。在此有必要略提曾國藩,今人多只看到曾氏恪守儒家訓誡、忠君愛國的士大夫一面,卻看不到他勵精圖治、造福地方的自治意識,更看不到自太平天國起義後地方勢力崛起、中央君權衰頹的社會政治大趨勢。曾氏搞定太平軍後仍堅守地方而拒絕順勢北上奪權,其歷史意義不止在於其時其事,更在於他身後至戊戌變法、立憲請願的改良努力、至辛亥革命後立憲派與革命派的相攜合作,至民國亂世地方聯省自治的呼聲。直至後來革命夢碎,有反思意識的人始能理解曾國藩路徑選擇的深遠意義,也許這一點在當時連曾氏自己都未必有清晰的意識。
  
  這裏略論曾國藩的路徑選擇也是想說明,當時君權衰弱、民權興起已是社會政治大趨勢。當然這裏的民權之“民”初始時僅限於地方權貴、士紳和商賈,越往後“民”之範圍才越往下層延伸,此乃世界各國以改良來爭民權的發展通例。清末立憲運動肇始於戊戌變法,康有為積極主張議會理想,但其變法計劃中未提設立議會,且規定繁雜、觀念模糊。康有為失敗後,立憲之論由其弟子梁啟超進一步鼓吹倡導,梁氏雖流亡在外但其影響遍及國內各階層,他明確提出建立國會、設置責任內閣的具體舉措。言論宣傳之外,國內諸多松散的民間立憲組織也相繼產生。清政府自遭遇八國聯軍之劫後對立憲舉措逐步轉向認同,派五大臣出洋考察,宣布預備立憲,諭令各省設咨議局、中央設資政院。咨議局相當於省議會,資政院相當於臨時國會,但清政府的初衷是將此作為輔助性政務咨詢機構,也就是一個面子工程。並不太將此當真的清朝中央政府想不到地方士紳們偏要順勢較真,更想不到立憲派被統一組織和凝聚後就足以與朝廷叫板。咨議局和資政院甫一成立,各地立憲派人士有了統一的組織和領導,他們積極造勢,終於掀起了三次立憲請願運動。
  
  各省咨議局議員通過選舉產生,在中國這種全國範圍的選舉活動可謂開天辟地第一遭。這第一遭註定缺憾連連,除少數知識分子外,其他人全然不知選舉為何,全國平均享有選舉權者僅為百分之零點四二。朝廷下達詔令時各省督撫甚至不懂從何入手,直至中央再三催促才都慌了手腳,急尋懂此規程的進步士紳來運作。總結而言,這次咨議局議員的選舉自上而下推行,地方官吏毫無應對意識,民眾更缺乏選舉的權利意識,但卻使地方立憲派人士有了用武之地,最終產生的咨議局議員也多由他們充任。這些議員大多是具有傳統功名的士紳,很多人同時接受了新式教育,大多為有產階級,多曾擔任過各級官吏。這些背景兼具傳統性和現代性,決定了他們整體上溫和改良的憲政觀念。咨議局和資政院成立後,立憲派成為一個準政黨組織,他們尊重傳統同時又接受新知,於公希望國家強盛於私希望能有一番作為(其中也不乏如梁啟超者深知暴力革命所可能引發的禍患),以咨議局和資政院為大本營共倡君主立憲。
  
  1908年清政府宣布預備立憲,為期九年,是時中國危機四伏,立憲派意識到不能被動地坐等,必須主動爭取立憲。於是1910年各省咨議局聯名請願中央,敦促立開國會,請願一而再,再而三,聲勢一次比一次浩大。至第三次請願清政府不得不做出讓步,將預備立憲縮短為六年,但同時勒令解散請願團體,把請願者驅逐出京。得此結果,大部分立憲派人士深感失望乃至絕望,他們中的激進者已對立憲改良不抱任何希望,開始轉投革命,縱使很多溫和者及關心中國命運的一般民眾,也趨於同情革命。正如邵建先生所言:1910年是清政府把挽救自己危機的改革力量推到了敵人陣營,致使幾年來逐步走向雙贏的局面急轉直下為雙輸。激進的立憲主義並非沒有瑕疵,但從清政府這一面看,是它自己斷送了自己。
  
  1911年,歷史失去了等待的耐心。民眾已對腐敗昏庸、戀棧權力的政府絕望,清廷渾然不覺矛盾已積聚到社會承受力的極限,只待一次誰都無法預料的突發事件,如細小的鋼針刺破氣球,瞬間引燃人們的憤怒和勇氣,1911年的這枚鋼針便是四川保路運動。我們記住了保路同誌軍的英勇起事,卻忘記了運動中運籌帷幄的領導者們,他們就是四川立憲派人士(同時也是享有聲望的地方名士)蒲殿俊、羅綸、瀟湘和鄧孝可。川路風潮起於清政府欲將由地方自建自營的鐵路收歸國有,繼而以此為抵押向國外借款。此舉在四川遭到蒲殿俊等人的抵制,全省約有兩千萬人投資於鐵路,地方名士們富有策略的和平爭路呼聲得到全省民眾的響應,最後發展到罷市罷課的地步。蒲殿俊等人被捕,民眾聚於督撫要求放人,官兵開槍鎮壓,由此激起保路同誌軍的武裝起事,和平爭路轉為流血鬥爭。9月鄂軍入川,10月武昌起義。變革就這樣發生了,驚喜來得如此突然,但在這之前是長久的力量積聚,浸染了多少血淚。
  
  最初武昌起義並未讓清政府感到自己要玩完了,在王公大臣們眼裏這只是又一場成不了氣候的地方兵變而已。真正讓清政府意識到大勢已去的是,起義後各省紛紛響應,革命黨竟逐漸掌控了局勢。革命誌士多為行伍出身,且常年飄零流落,在各地方難有號召力,他們舉起義旗、扣動扳機後,站出來收攏民心、穩定局勢的是立憲派人士。一方面革命黨中如黃興這樣的清醒者,明白立憲派在地方的號召力和理政經驗,另一方面自去年三次請願後,立憲派中多數人已轉而支持或同情革命黨(縱使在此之前兩派也並非涇渭分明、水火不容,多有互助與合作),於是革命槍響後諸如蒲殿俊這樣的立憲派地方士紳,便被推到前臺助革命一臂之力。他們呼請地方權貴和民眾擁護革命,說服頑抗者歸降,調和滿漢矛盾,化幹戈為玉帛,避免了更多的沖突和動蕩,使行政運作和社會經濟秩序在革命後迅速步入正軌。
  
  但是,革命黨和立憲派之間的蜜月期是短暫的,待革命黨掌控大局,立憲派人士相繼被排擠出權力層,握有槍桿子的革命黨從來就不懂或不屑於去懂“共和”二字的真諦。試想這兩股變革勢力若真能以憲政民主為共同目標,以營建現代議會政治為共同舉措,以“休戚與共、和而不同”的共和精神相互包容,革命黨收起槍桿子、立憲派收斂傲慢氣,以或溫和或激進的聲音奮爭於公共議事廳內,初現曙光的共和立憲豈會在炮火中化為灰燼?但張朋園在書中論述及此時,卻以理念之不相容來為革命黨的行徑做辯解,意思是當理念不同時就不擇手段地排除異己,這很正常,可以理解。讀此我不禁感到惋惜,枉張先生對這段史實有如此詳實的了解與研究,卻缺失了一些人文情懷和更高的價值支撐,未能以宏觀視角和終極追求對具體史事做出深層的反思。
  
  改良與革命之爭可謂是個永恒的老大難問題,古今中外逢社會變革期,兩者總是並生共存,免不了紛爭吵擾,卻也有相反相成的一面。對此張朋園在該書結論中,從言論宣傳方面所做的總結是客觀中允的:立憲派人士要求開國會,抨擊清廷腐敗無能,他們有意要求立憲卻無意之間刺激了革命。一般民眾恐懼遽然的變動,因此他們對於激烈革命家的鼓吹和煽動並不信任,視革命家為危險人物,立憲派的言論則廣為流傳,措辭雖溫和但影響卻深遠。在我看來無論改良還是革命都只是實現憲政民主的手段,雙方不應爭執到為改良而改良、為革命而革命的地步,烏煙瘴氣中手段之目的反而被模糊了。改良為更切實、更平穩、代價更小之舉,革命乃最後之手段,待改良至統治者容忍底線或一切改良之路已窮盡,革命不可避免也不必再刻意規避,縱使無可奈何也必須坦然接受與理性應對。
  
  讀史早知今日事,只能對花憶舊人?清末保路運動的興起,是因為清政府搶奪鐵路控制權的惡政觸動了四川民眾的切身利益。當民眾的生存權受到越來越嚴重的威脅,退無可退中也許某根鋼針正在壓抑的怨火中悄悄鍛礪著。惟願各方人士在變革中能少些迂腐氣、暴吠氣,高談理想的同時多些直面現實的靈活方略,真正以現代公民意識來踐行憲政理想。我相信,這百年未竟的憲政之夢,正愈來愈切近。積郁百年,夢終究要實現,但能不能圓滿,我不知道。
  
   2010年6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