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启迪人们思索的史学遗产——顾准历史思想述评2  

2013-04-24 07: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中国不可能自发产生并发展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发展自然会结束中国社会长期停滞,问题在于,中国社会能否自发产生资本主义。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能否使中国社会进入资本主义时代。依照某种“权威”的说法,假如没有外国资本主义的入侵,中国也会发展出资本主义,不少学者也持这种观点。对此,顾准从对市民阶级分析开始,深入探讨了西方产生资本主义的基本条件,并与中国社会进行了比较对照,最后彻底否定了这个观点。 
  
   顾准认为,资本主义并不纯粹是一种经济现象,也并不是具备其中某个条件就会有资本主义的发展。有了市民阶级不一定就会有资本主义,有了城市,同样也不一定有资本主义:“我们中国人却往往忽略这个特点,并且只把这种渊源推到欧洲的中世纪,还接着来了一个非历史的类推,既然欧洲中世纪产生城市,产生市民阶级即资产阶级,这种马克思主义的普遍规律对于中国就应该是无条件适合的,因此,中国的中世纪也有资本主义的萌芽,倘若不是以外的历史事变打断客观历史发展进程,中国社会自己也能生长出资本主义来云云。”他认为,这是一种典型的非历史主义观点。他对此展开了层层深入的分析。 
  
   首先,《共产党宣言》中所指的资产阶级是burgher,即法文的布尔乔亚burgeois,原意是市民或市民阶级。市民阶级是欧洲文明独特的产物,“中国从来没有产生过商业本位的政治实体,而且也不可能产生出这样的政治实体”。中国的城市从来都是在皇朝控制之下,所谓的市民也只能是皇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会是西方意义上的市民和市民阶级。 
  
   其次,中国的城市与西方中世纪的自治城市不同。中世纪欧洲的城市,是一个摆脱了封建主和王朝的封建义务的自治体。城市的这种自治是在与封建贵族的长期斗争中赢得的,其中也是通过向封建主购买“特许状”,购买其封建权利而得到的。这在中国是不可能的。“在中国,朝/廷兴军筹饷之事很多,但是决不会有卖特许状,由此建立一个个‘独/立/王/国’式的城市自治体的可能”。在中国,终究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第三,中国没有西方那种法权体系。“中国历史上的法,是明君治天下的武器,发首先是和刑,而不是和权联系在一起的。可是,取法希腊精神的罗马法,以及继承罗马传统的欧洲法律,法首先是和权联在一起的。他们的封建制度,是具有严格身份的一种统治制度,可是,至少在统治集团之间,相互之间的身份和关系,观念上认为是契约规定的。从理论上讲,西方个人的权利是由契约规定的,不是国家随意可以侵犯的,城市因握有了特许状,获得了自治权。”在中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无所谓权利,实质上是马克思所说的“普遍奴隶制”。所以,城市及其市民购“特许状 ”,取得自治权利,登上历史舞台,成为民族国家建立过程中支持统一的基础,并使西方经由开明专/制/主/义走向资本主义,这种路在中国是不存在的。因此,“我们有些侈谈什么中国也可以从内部自然生长出资本主义来的人们,忘掉资本主义并不纯粹是一种经济现象,他也是一种法权体系。法权体系是上层建筑。并不是只有经济基础才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也能使什么样的经济结构生长出来或生产不出来。资本主义从希腊罗马文明产生出来,印度、中国、波斯、阿拉伯、东正教文明,都没有产生出来资本主义,这并不是偶然的。”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