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09  

2013-04-27 08: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热津斯基
THE GRAND FAILURE The Birth and Death of Communism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Zbigniew Brzezinski
据纽约麦克米伦出版公司1 9 89年版译出
大失败一-20世纪共产王义的兴亡〔美〕兹·布热津斯基著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
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北京海淀青龙桥邮政编码10009 1 )军事科学院印刷厂印刷
开本: 850X 1168毫米 1 / 32 1 0 . 1 25印张2n8千宇 1989年10月第→版1989年10月北京第一次印刷
ISBN 7 -80021-209-21 D ·08运价: 7.95元 (甲 ) 6. 35元 t乙)

第七章 共产主义是在发展还是在衰亡

未来的真正问题不是戈尔巴乔夫是否能长期掌权,甚至也不是他会成功还是会失败的问题;而是苏联共产主义是要发展成一个政治上更加宽松、经济上更具有革新精神的制度,还是要走向衰亡,甚至崩溃的问题.戈尔巴乔夫可能被从高位上废黝,也可能不明不白地死亡,但是,他开创的一部分改革事业可能会继续下去,尽管是以更加谨慎的方式继续下去。他也可能继续在位,但却丧失了实权,因为他在国际上享有盛名,让他象葛罗米柯那样担任国家元首对克里姆林宫还是大有益处的.但是,他制定的大部分政策都将被弃而不用.此外,他本人也会放慢甚或加快推行自己的政策以便保住自己的权力,同时排挤掉象利加乔夫这样的政敌.

关键的问题是,苏联的制度能否发展成一个更加多元化的体制,一个能产生更多的社会和经济创造力,从而使苏联在国际舞台上更具有竞争力的体制.这个问题的答案将不仅决定作为个超级大国的苏联的命运,还将决定更广泛的共产主义的发展前景.目前的动乱可能是发生这样一种变革的信号,也可能是苏联制度逐步走向崩溃的第一个阶段.

许多年来,苏联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极权统治,不仅是因为社会被强制服从苏联的政治制度,而且也是因为苏联的社会是用暴力手段按照意识形态的蓝图重新塑造过的.因此,非政治化的正统观念被创造出来,而真正的政治生活则不复存在,万马齐暗的局面却似乎反映了全社会的一致性,政治成了只有高层领导人才能享受的特权。

因此,要想逐步消除苏联制度的极权特点,就需要逐步建立一个政治上更加多元化的体制,这个体制允许社会起更加积极的作用,甚至可以使真正的政治生活成为正常社会存在的一个方面.有没有可能出现这样的发展前景?对此问题的最终答案取决于当前苏联现实中所固有的两个显然不可调和的矛盾是否能够得以解决。第一,如果不给共产党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重新下个真正的基本定义,经济复苏是否能够实现?第二,如果不大大加强非俄罗斯人的权力,以至于使权力的分散最终导致苏联的逐步解体,分散经济权力以及缩小党的中央控制权的任务是否能够完成。 
1988年年中,苏联党的领导承认政治改革要先于经济改革进行.党的决议直言不讳地宣称"今天的首要问题是进行政治体制的基本改革。"但是3天后, 7月7日的《真理报》却写道J中央和地方的民主化进程迄今进展缓慢。"党的干部并没有由于经济改革而被精减,戈尔巴乔夫提议进行的改变党的作用的政治变革也没有真正实施。坚持以列宁主义的遗产为中心的作法似乎更加坚定了党保持其特殊地位和垄断权力的决心,而不管这样做在经济上是否行得通。

因此,问题在于如果共产党不愿让权,经济改革是否一 还能够成功。答案看来是否定的.真正成功的经济所必须具备的先决条件是.引人市场机制,建立以供求关系为基础的价格结构,让劳动力自由流动,产生出勇于承担风险、有冒险投资途径的管理阶层,以及摆脱农业的桓桔.但是这些先决条件也要求大大地缩小党的作用,而缩小党的作用的那些方式却正是苏联机关工作人员所不愿忍受的。公开性和改革之间的巨大鸿沟就植根于这样的条件之中,所以带来具有毁灭性的失望情绪也是必然的。

另外,社会对这些必要的改革还缺少真正的理解.陈规陋习和惰性给变革带来了许多障碍.群众对改革持怀疑态度,他们普遍关心的是改革会立即带来什么样的经济后果。平均主义的最糟糕的特征已经在人们头脑中扎了根.他们对改革带来的奖惩方法抱怀疑态度.农民的传统已被破坏无遗。厂长和经理惧怕承担更大的责任,同时也缺乏E 搞企业的激情。官员们喜欢中央集权制.俄国的历史和苏联的现实两者合成一股力量来抵制改革。

民族问题使改革难上加难.非俄罗斯人,特别是中亚人的人口增长率提高得非常快.中亚人的人口在 1 9 59年到 1 979年间增长了近 72 %.而苏联的斯拉夫人口只增长了大约 1 9%。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样,非俄罗斯人不久将成为苏联国民的大多数.然而,占主导地位的大俄罗斯人实际上仍把持着中央的政治权力,而非俄罗斯人只是象征性地有一些代表.苏联的俄罗斯人比非俄罗斯人更容易跻身于上层社会,政治局委员目前全部是俄罗斯人,苏联的语言政策也有利于俄罗斯人.举例来说, 1986年为生活在苏联的每一位俄罗斯人出版了 14本俄罗斯语的书籍,而为每一位非俄罗斯人却只出版了 2 .4本用本族语写的书籍.除此之外,克里姆林宫的经济政策偏重于在俄罗斯人居住区进行投资和发展.

要想真正地下放权力,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纠正这些不平等现象的要求。然而,以俄罗斯人为中心的控制在现存的管理机构中已经根深蒂固,要进行必要的纠正,就会引起大规模的动乱.实际上这是→种恶性循环.不进行改革会引起民族怨恨情绪,而进行改革则又可能使非俄罗斯人对权力的欲望更大。分离主义的态度,尤其是波罗的海沿岸加盟共和国的人民和苏联穆斯林(受到世界范围的伊斯兰复兴运动的激励和苏联在阿富汗的军事失败的鼓舞)的分离主义态度可能最终会对苏联国家的统一形成真正的威胁.

另一个重点问题是苏联乌克兰加盟共和国中不断增长的民族主义意识。乌克兰有 5000万人口和丰富的自然资源.在基辅和利沃夫,半公开的乌克兰人的政治、宗教和文化活动利用公开性所带来的松动正在增加.民主运动的重点是强调过去的苏锻政策给乌克兰带来的损失,并坚决抵制进一步的俄罗斯化。不管正确与杏,大多数乌克兰人都把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灾难归咎于莫斯科,也就是归咎于俄罗斯人.乌克兰人认为这次事故是克里姆林宫的统治者给他们民族造成的仅次于 30年代大饥荒的严重灾难。乌克兰人民对语言和文化政策的不满甚至在官方的乌克兰新闻媒介中也已公开而又强烈地反映出来,假若这种不满情绪发展成由大多数乌克兰人民所支持的主张独立的要求,那么民族问题将成为与苏联的存亡息息相关的危机. 

1988年7月莫斯科的《共青团真理报》报道了在利沃夫市举行的一次群众集会,从中可以窥见这场危机的端倪。这次"数千人"的集会,表面上要求保护历史古迹,但很快就转变成一场大规模的民族主义的示威活动.这次集会的领导者都是民族主义活动家,带有浓厚感情色彩的政抬要求是那次集会的主要特征.俄罗斯的报纸指责在集会上演讲的乌克兰人是些"堕落到不配作人、不配作公民和不配作爱国者的疯于"。

显然,民族问题是改革的致命弱点。到了 1 988年春,苏联的大众媒介终于承认民族问题还远远没有得到解决。与此同时,大俄罗斯人越来越明白存在着反莫斯科的民族情绪,从而使真正下放权力的机会进一步减少.而权力下放也许能够使苏联制度发展得更具有建设性.民族运动更加坚定了大俄罗斯人不惜以经济的低效率换取既得利益的决心,以便继续行使他们的中央统治,要想下放国营经济权,就必须实行政治体制上的权力下放,而要想在多民族帝国的政治体制中实行权力下放,就意味着把权力分给那些从前受统治的民族.所以,要使经济改革获得成功,改革就必须把苏维埃"联盟"重新建设成为一个真正的邦联国家,结束莫斯科的统治。事实上,这无异于使这个帝国解体.俄罗斯的政治特权阶层是否会用他们帝国的统治权力来换取经济权力下放所带来的好处,这一点值得怀疑.

大俄罗斯人以民主化导致了非俄罗斯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为理由,开始反对实行民主化.?莫斯科新闻报》惊恐地提到了这现象。《莫斯科新闻报》是一家公开支持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报纸。 1 9 88年4月3日,它报道"许多人相信,随着社会的民主化进程,民族之间的问题突然变得严重了.黑暗的保守势力已开始谴责革新力量,说他们‘拧松T螺钉.他们还煞费苦心地记录公开性揭露出来的问题,并认为揭露这些问题会‘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1988年5月 .23日的意大利共产党报纸《团结报》报道说,猛烈攻击改革的文章最初是在 1 9 88年早些时候发表在《苏维埃俄罗斯报》上的,如下的一段内容甚至被这个正统的新闻机构删掉了"最大的危险·‘是由象克里米亚的聪辑人和犹太复国主义的犹太人等微不足道的民族表现出的可耻的民族主义构成的,他们的行为旨在破坏苏联各民族之间的友谊"。

大俄罗斯人对日益增多的民族冲突的惧怕心理会使他们阻碍所需进行的改革,从而使苏联共产主义走向衰亡而不是走向建设性发展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只有通过淡化党的学说、下放党的权力、逐步从莫斯科的中央控制中解脱非俄罗斯族人,才能取得具有创新意义的成功,即建立一个富有创造性‘革新精神和活力的苏联社会。但是无论党的领导和统治阶层多么急切地想实现经济复兴,他们都绝不可能冒险在政治上走那么远.
因此人们布理由怀疑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能否获得真正的成功,我们也可以把改革的成功称为选择一。但是也必须考虑到其他选择.这些选择是。
选择二:长期而毫无结果的动乱;选择三:当改革的热情一过,重新出现僵化状态,选择四。为了对付选择二或三中的局面,发生倒退和镇压性的政变;选择五.作为上述各种选择情况同时出现的后果,苏联发生崩溃.

在这些选择中,今后几年最可能出现的就是选择二中的情况。但是面对眉内的阻力,改革很有可能逐步失掉一些锐气。日益严重的国内动乱乃至再一次的僵化状态可能逐渐促使党做出一些新的努力,以加强社会纪律和政治纪律,而政治纪律的加强则可能导致军事独裁,特别是当党在推进变革或维护秩序的过程中显得过于自负和无能时更是如此.发生这种逆转将会严重破坏共产主义的历史前景。经济和技术的停滞更加不利于苏联与美国进行竞争。镇压将意味着这个政权要再一次在国际上名声扫地,而官还没有完全解决好刚刚过去的斯大林时代留下来的问题.

不管怎样,要想把社会的自信再装回极权统治的瓶子里是极端困难的e因为苏联社会已出现了公开的辩论,对外国的思潮从总体上来说也没有那么强的免疫力了.沉洒于公开性的苏联知识分子肯定会以强烈的怨恨情绪对待任何反动镇压行为.所以,政治体制改革的必然失败,或镇压社会的任何努力都可能使政局日益混乱,并最终导致制度的崩渍。用马克思主义的术语来概括的话就是。极权政治的"上层建筑"不可能与一个不再服从它的全面控制的"社会基础"长期共存。

再用一句马克思主义的术语来说,戈尔巴乔夫的政策"客观上",而不是有意识地正在为创造潜在的革命形势做出贡献.他的改革正造就出一批改革的支持者.他们怀抱着几乎注定要破灭的希望.他们正在制造动乱.同时,这些动乱的的确确使大多数人的生活质量更羞。他们正在减少政治恐惧心理,尽管他们也E在增加社会失意感.这样一个混合体自然是具有爆炸性的,为了应付正在出现的困难,可能会做出某些让步并进行孤注一掷的变革,甚至可能在农业方面实行带有戏剧性的改革措施,还可能采取欢迎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回国等象征性的行动.然而,这一切并不能解决制度上的混乱和社会上的幻灭心态等问题.相反,这些措施反而有可能加速己露端倪的政治危机。经济改革的失败己迫使戈尔巴乔夫把实施政治改革放在第一位,这件事本身就能提醒人们认识到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革命论断,即苏联社会制度的最大谬误是列宁主义的遗产。关于这一点戈尔巴乔夫是不能明说的。

由于没有其他现成的理论和组织可供选择,所以摒弃这一遗产就会释放出当代苏联生活中所固有的腐败‘失望和日益积聚的反抗情绪等强大力量.继续寻求改革可能确实会加剧这些矛盾,这是因为改革可能会使苏联工人丧失在现存的苏联制度下他们已享有的主要利益,而同时又得不到与这些利益相当的好处.这些主要利益其实就是不论工作情况好坏都不会失业,还有工资稳定等。城市无产阶级可能是遭受由改革所带来的短期社会后果造成的最严重损失的一个阶级.短期社会后果包括通货膨胀、房租昂贵(苏联从 1 928年便已冻结了房租!)、或许还有失业。几乎可以肯定,城市无产阶级会在某个时候发泄出他们的不满情绪.结果,在殴治上更加觉醒的苏联工人中间可能会出现小规模的骚乱,最终酿成革命的暴动.他们将认真对待社会主义的口号,要求工人的民主,他们也可能会受到波兰团结工会这一榜样的影响.

由于不满莫斯科的继续统治,在非俄罗斯人之间不断加剧的民族和宗教冲突或民族分离的强烈愿望也可以成为加速苏联社会制度崩溃的因素.苏联不可能躲避掉这个民族主义的时代,而且目前巳出现的瓦解现象业已暴露出它所固有的民族感情的冲突.至少对于某些非俄罗斯人来说,虽然他们尚不会要求真正的独立,他们寻求更多的地方经济自主权的要求已经不可避免地发展为获取更多的政治自主权的要求.这些要求最初可能以社会主义和民主主义的口号作掩护,但其隐藏着的最终目的却能置苏联于死地。如果不求助于某些高压手段,克里姆林宫将难以对付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

假如苏联国内的局势进→步恶化,可能会在中央引起一场由军方参加和由克格勃支持的政变.心怀不满的大俄罗斯军官、令人生畏的党中央的官僚分子以及怒不可遏的克格勃官员极有可能结成同盟,共同领导这一政变.他们可能以俄罗斯民族主义的名义而不是以苏联社会主义的名义来强制恢复"民族统一气面对国内的混乱局面,他们可能会打出爱国主义的旗号和实施强制纪律,以使他们的行为具有历史的合法性。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共产主义会更加声名狼藉.

简言之,苏联共产主义体制所面临的无可逃脱的窘境是,它的经济要取得成功只能以失掉政治上的稳定为代价,而政治上要保持稳定也只能以经济上的失败为代价。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