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11  

2013-04-28 06: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热津斯基
THE GRAND FAILURE The Birth and Death of Communism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Zbigniew Brzezinski
据纽约麦克米伦出版公司1 9 89年版译出
大失败一-20世纪共产王义的兴亡〔美〕兹·布热津斯基著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
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北京海淀青龙桥邮政编码10009 1 )军事科学院印刷厂印刷
开本: 850X 1168毫米 1 / 32 1 0 . 1 25印张2n8千宇 1989年10月第→版1989年10月北京第一次印刷
ISBN 7 -80021-209-21 D ·08运价: 7.95元 (甲 ) 6. 35元 t乙)

第九章 波兰社会的自我解放

在波兰,苏联的长期控制及苏联式体制都面临着最大的变革和最强硬的挑战,这一点也不足为奇。波兰在苏联统治的东欧国家中毕竟是国土最大、民族最为单一的国家.它的近代史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反对苏联统治的历史。波兰与其近邻和民敌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信奉罗马天主教。这种信仰的作用是增强民族主义意识,并赋予这种意识一种与共产主义思想截然不同的理论内容。波兰社会中和历史上发生的大小事件几乎无一不在密谋反对莫斯科强加给华沙的共产主义制度.

"密谋"不仅仅是个文学词藻e这个词准确地描述了当今波兰人对待在波兰占上风的共产主义制度和苏联人所强加的不平等关系的态度。由于受邻国奴役长达 1 25年之久,密谋反抗已成为波兰人根深蒂固的传统,这种反抗也融进了波兰的民族心理。为了抵抗不断瓜分波兰的企图,保持自己的民族特征,波兰人不得不学会采取一种内在化的民族生存方式。他们不得不暗中密谋以避免民族意识稍有表露便遭到残酷的镇压. 19世纪,俄国人对波兰人进行了最残暴的压迫,因此,波兰人在 20世纪对共产主义学说进行了持久的抵抗,这是一种有悖于波兰自身传统和宗教的学说,又恰恰是被凤敌俄国人强行移植于波兰社会的学说。

在斯大林主义盛行的苦难岁月里,甚至在奴颜婷膝的波兰共产党统治集团内部也滋生了某种反俄情绪。 80年代初,一位颇具胆识的波兰记者泰雷萨陶兰斯卡对当年奉行斯大林主义的旅兰最高领导层中最后一批在世的人(当时都年事已高)进行了系列深入的采访.这些采访内容起初作为地下书籍发行,并恰当地取名为《他们以从书中可以看出,就连这伙坚定的斯大林主义者也对莫斯科极为不满.他们不仅彼此把别人说成是莫斯科的仆从,而且相互指责对方为"内务人民委员部"(即后来的克格勃)的直接代理人。在陶兰斯卡看来,他们个个都以波兰的"救世主"自居,好象自己在使波兰免遭苏联吞并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民族主义情绪一直很强烈,因此波兰能够在斯大林时代始终保留一部分能体现民族自治权和真实性的重要领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罗马天主教会.知识界也保留了部分自治权,但程度极其布限" 1956年以后,农民从难以忍受的艰难尝试中解脱出来,波兰农业方面不再强制实行苏联式的集体化了.这样一来,国家在政治上和理论上对社会实施控制的范围就大大地缩小了.

另外,社会上总有一种自发的现象,即人们向年轻人灌输波兰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从事地下活动、抵抗纳粹和苏联人侵者的历史.这种作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共产党政权越是诋毁这种抵抗运动,这种抵抗的传统和所作出的牺牲对战后年轻的一代就越具有吸引力。这有助于维持大量潜在的、无声无息的、密谋性质的抵抗力量,避免它们在精神上被共产主义学说所同化.这种消极的抵抗使波兰人有朝一日可以实现自己更为宏伟的目标-社会的自我解放.

这一天终于在 70年代到来了.那时,人们普遍对现存体制不再抱有幻想,就连那些当初赞成共产党的某些社会改革措施的社会阶层,最终也把苏联和波兰政权视为社会进步的障碍.知识分子则十分不满,完全倒向西方。每个有抱负的学者和从事创作工作的艺术家的最大愿望,就是去西方呆上一段时间.他们把苏联视为穷乡僻壤.美国赞助的文化和学术交流活动,尤其是那些由福特基金会几年来资助的各种交流活动,产生了重大影响,使 20年来波兰政府为把丰国文化与东方邻国的文化融为f体的努力付诸东流。当初波兰青年也曾被建设一个新社会的理想冲昏头脑,而如今他们早已把这种狂热(大部分情况下是偏激的和短暂的)抛在脑后.西方新的生活方式、技术上的进步和文化上的探索使他们大开眼界,心驰神往.获得解放的农民几乎是清色的天主教徒,保持着传统的世界观.

产业工人阶级的政治态度变化最大。尽管战前以农业为主的波兰社会中工人阶级数量不多,但他们却具有一种深厚的工联主义传统和普遍的社会主义倾向.波兰社会党曾经在波兰民族复兴的斗争中站在最前列,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地下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战后,共产党摧毁了波兰社会党,而社会党的残存人员被并入了一个完全由莫斯科的共产主义者控制的新执政党,其后这个执政党实 现了战后国家工业化,从而把以前的农民造就成新一代的工人阶级。他们比较容易接受共产党在思想和组织上的鼓动.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 1 9 56年波兹南的工人暴动.暴动是由一批比较年长,传统意识和政治意识又比较强的老工人发起的.这次暴动促使以哥穆尔卡为首的不太顺从苏联的共产党政权在华沙上台,而在新一代工业无产阶级中,对暴动的反响却并不大。

到了 70年代,两个极为重要的动向使得形势急转直下.首先,新一代工业无产阶级逐渐形成了自身的政治意识.这种意识与早期的波兰社会主义传统思想比较相似,但也融人了(由于该阶级来自农民)强烈的宗教精神.其次,无产阶级同具奋社会民主倾向并在政治上积极反对共产党的知识分子建立了新的联系。这是一个强大的联盟,它能够明确提出一项替代现行政策的纲领(主要靠知识分子),能够施加政治压力(主要靠新近产生政治积极性的工人k此外,强大的罗马天主教会也伸出了保护之手。这个教会直到 80年代一直由德高望重的大主教维辛斯基领导,就是波兰的共产党领导人对他也得敬畏三分.

真正具有超凡魅力的工人领袖莱赫'瓦文萨的出现,使这些社会潮流形成了锐不可挡的势头。他个人的经历和政治上的成熟过程就是这股社会大潮流的缩影。他出身于农民家庭,成长在一个宗教色彩十分浓厚的环境中,波兰战后的工业化使他成为格但斯克港的码头工人.他对城市无产者长期贫困的状况深感不满,看不惯自私自利的共产党干部大搞特权、滥用职权的现象,因此,他改变了信仰,开始反对共产党, 70年代初期码头工人和警察之间的流血冲突促使他思考政治问题.最后,在知识界一批政治活动家的支持下,瓦文萨终于成为震撼波兰并得到全世界关注的运动的领袖和代表人物。

运动的名称"团结工会"本身也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极权统治的实质就是消除一切自发的政治生活,把社会中的人分裂成一个个的原子,其目的在于使每个人只能孤立地面对整个制度,从丽使人感到形单影只,而且往往茫然若失,敢怒不敢言.团结工会则提出了与此截然相反的主张.它主张要有共同意识‘集体信心,以及不同社.会阶层和阶级的联合,这是一个全新的天地。团结工会在广阔的战线上同共产党政权展开了较量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团结工会依靠宗教的力量,强调民主,坚定地履行爱国主义义务,在组织上,团结工会积极依靠遍布全国的机构及其同知识分子、青年、特别是教会建立的联盟。

团结工会还利用了共产党体制中的明显缺陷.波兰共产党领导人在 70年代初从西方借了 3 00亿美元的贷款.这笔巨额贷款本来可以给经济注人活力,但由于无能和腐败,这些金钱全被共产党领导人白白浪费了.由此而产生的经济危机使政府不得不采取紧缩措施,从而不但引起了工人骚乱,而且还使社会上对波兰共产党统治者残存的尊敬之情荡然无存.社会上各大阶级都认为共产主义不再代表社会的进步.

农民由于集体化的痛苦经历而鄙视政府,进而将 40年代中期的土改说得一无是处.住房长期紧张,服务质量低劣,连购买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也要没完没了地排队,食品价格也不断上涨,这一切使得城市居民饱尝艰辛。共产党长期以来引以为自豪的是他们的教育体制,他们总乐于将现在与战前波兰的状况相比,然而,即使教育体制也已不再发挥推进社会的作用.→份提交给波兰社会学协会会议,并于 1 987年6月1日发表在地下刊物《意志》上的研究报告,记录下了这种停滞不前的状况由来自波兹南的社会学家耶日·克雷兹卢斯基提供的关于战前和战后工人状况的比较情况给人.留下 T深刻的印象....他提供的准确数据表明 .-..尽管"现存的制度确实是社会主义的",但波兰人民共和国工人的文化程度只相当于或低于两次大战之间波兰工人的文化程度.更为严重的是,波兰工人的文化状况是目前欧洲各国中最革的,同第二世界国家工人状况处在同一水平上.人们惊奇地发现,尽管工人于女上国立大学的比例略有提高(战前占学生总数的 25 %.目前占 31%),但在此方面贡献最大的是天主教会大学,那里的绝大多数学生来自工人家庭。

人们普遍意识到自身的权利被剥夺,他们要求参与政治,体验到了更广泛的社会团结。面对这一切,1981年 12月实施的军事管制也无能为力了 .当时,一种新的民族意识已经形成,这种民族意识把苏联扶植的政权30年来力图消除的民族传统和对历史的回亿与人民群众的世界观融为一体.团结工会在其公开存在的兴盛时期给后人留下的不朽遗产,就在于它恢复了真实的民族特征,从而改变了波兰的政治面貌。

由于实行了军事管制,以前的政治体制得以延续,但团结工会却加速了波兰的精神土的自我解放@尽管先前的制度仍在延续,但政治体制却从此增添了完全不同的内容。军事管制只能从表面上消灭和镇压团结工会的组织,但却无法阻止另-批已成气候的政治精英的崛起,无法阻止与之相关的真正的政治生活的恢复一-尽管这种新政治生活还没有完全堂而皇之地登上舞台。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