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12  

2013-04-28 09: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热津斯基
THE GRAND FAILURE The Birth and Death of Communism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Zbigniew Brzezinski
据纽约麦克米伦出版公司1 9 89年版译出
大失败一-20世纪共产王义的兴亡〔美〕兹·布热津斯基著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
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北京海淀青龙桥邮政编码10009 1 )军事科学院印刷厂印刷
开本: 850X 1168毫米 1 / 32 1 0 . 1 25印张2n8千宇 1989年10月第→版1989年10月北京第一次印刷
ISBN 7 -80021-209-21 D ·08运价: 7.95元 (甲 ) 6. 35元 t乙)

第十章 从社会团结到政治多元化

政治生活的恢复,标志着共产主义在波兰的彻底失败.它意味着几十年来效仿苏联经验的努力已付诸东流。它意味着波兰共产党政权极权统治阶段的彻底结束。

共产党政权仍在执政,甚至还在进行着垄断统治,但它再也不能够垄断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活了.这种政治生活以其特有的真实性独立存在,不受共产主义政治的控制。它以各种方式表现自己,从完全的秘密活动到半公开的政治讨论、俱乐部活动、乃至示威游行活动。 1 981年 12月实施的军事管制起了关键的催化作用。它促使大量的地下出版物潮水般地涌现出来。据秘密来源提供的目录表明。 1981年底至1987年底这段时间,出版发行了大约1500种地下报刊杂志,约 2400种书籍和小册于。政治生活的恢复还促进了大量秘密政治团体的形成.这些政治团体中有社会民主主义左派团体、较保守的天主教会团体、甚至极端民族主义的右翼分子团体。

地下出版界的所作所为不仅仅局限于反对共产党和极权统治,它还不断地把由一些组织严密的研究团体所制定的关于政治、经济租社会改革的全面纲领和具体方案公诸于世.事实上,对诸如国家生态破坏、波兰农业落后以及工业部门的组织和管理等关键问题,波兰自治政治团体的思想家们的看法比政府的主张更有见地.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到了 80年代中期,共产主义已失去人心,人们普遍认为波兰政府不过是效仿苏联制度的无能政府,专家学者们认为同独立的甚至是地下的团体合作要比同政府来往体画得多.

政治生活的恢复同样意味着共产党执政前的传统政治场景又以不同的形式重新出现.首先,最活跃最明显的就是现政权自身所产生的各种各样的社会民主派别。悲观失望的前共产主义活动家,甚至某些昔日的斯大林主义狂热分于的思想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他们认为社会民主主义才是医治现存社会痛疾和社会不公的良药。他们能够吸取战前波兰社会主义党的丰富历史经验,利用该党仍在世的人员来恢复种代替现行制度的社会主义。他们具有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倾向,能够为比较开明的共产党官僚所容忍.他们的存在因此而获得了某种有限的合法性.

尽管警方不断阻挠,民主运动左派还是成功地组建了"工人保卫委员会飞宫的建立标志着知识分子与工人联盟的开始,继而促进了"团结工会"的问世J团结工会"的出现具有决定性的历史意义.它为那些在斯大林时期遭到残酷压制的各种政治派别重新抬头铺平了道路.这些派别的观点各不相同,有的坚持战前波兰领袖约瑟夫毕苏茨基元帅的主张,强调民族独立,强调要同乌克兰、立陶宛和白俄罗斯等受到压迫的民族联合起来对抗莫斯科,有的信奉战前保守的理论家罗曼德莫夫斯基的学说,他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赞成曲同一民族的、信奉天主教的波兰与俄罗斯联合起来对抗德国,有的根据波兰农民运动创始人文岑蒂维托斯的历史经验,强调独立拥有土地的农民阶级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关键作用.

这些政治派别修改并更新他们的纲领以适应时代的要求.所以,把这些种类繁多的政治派别的出现简单地解释为历史的重演是远远不够的.例如,保守派在提倡自由经营的时候,引用了里根政府和撒切尔政府在经济上取得的所谓成功作为例子,认为这才是克服波兰日益严重的经济危机的唯一途径.其他派别则把瑞典看作是在所谓的社会民主方面取得成功的名副其实的典范。他们都从波兰教皇的教诲中吸取精神营养,使天主教的社会教义,特别是"人格至上论"的中心思想成为各自纲领的中心内容.

对理论学说的热烈讨论只不过是真正的国民政治生活恢复的一种表现形式.对怎样重新掌握民族命运的讨论也同样开展得轰轰烈烈。有的赞同实用的渐进的演变,甚至包括在一定程度上与现政权合作,如果现政权愿意尊重社会自治并且允许自由工会存在的话.莱赫·瓦文萨就是主张这种方式的代表人物.另外-些派别则坚持只有推翻现政权,才能保证必要的改革得以进行,他们认为新的对抗是不可避免的.为了避免苏联的军事干涉,有些人强调有必要建立起东欧被压迫国家的统一战线.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们正积极寻求建立起一个东欧地区性的反对派运动的联盟组织。还有些人认为苏联内部的困难使其不可能直接采取行动.他们断言共产党政权不可能自行演变,因此,应该准备推翻这个政权.在波兰的西里西亚,上述观点赢得了极其强烈的支持.这个观点是由一个纪律严明.活动极为诡秘的组织提出来的。这个组织有一个十分恰当的名称一"战斗团结工会"。

但是,无论具有何种政治倾向,自发出现的政治对话中充满了对真正的独立的怀恋.波兰共产党的官方报纸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1988年1月31日华沙出版的刊物《现实》以极其坦率的态度概述了这种民族向往:
波兰没有自己的政治,也不可能有自治的政策。这种观点在我们这个社会中似乎很流行... ..人们深信,我们依赖于我们东边的邻国。这个邻国决定着波兰的政治.因此,波兰的政治不再具有波兰特色,而仅仅成了苏联政治的延伸,发挥着苏联政治的作用.人们也许会说,这种观点主要是反对派所赞赏的观点。但是.这种观点已深深地浸透于民族意识之中。它伴随着对旧日的感叹和对两次战争之间那段时间的回忆.那时,第二共和国有着自己独立的政治,没有任何局外人来发号施令.

波兰政治生活的恢复带来了更为深远而重要的后果·它意味着一代新的政治精英重新崛起,他们势必在某一天取代现存的共产党统治者.这同样是具有深远意义的进展.它将不但抹掉斯大林主义的主要特征,而且抹掉列宁主义的主要特征. 80年代中期,波兰已不再是一片政治荒漠,只布共产党人代表着参政的社会阶层.由于苏联的支持,共产党仍在当政.但它再也不能垄断政治思想、政治生活,或者一一象许多人所认为的那样一国家的政治前途.

此外,波兰共也党人自身也在进行着转变.领导这个政权的是一个多少有些贵族血统的职业军人.尽管他是个死心塌地的共产党分子,他的言谈举止表面上却给人们留下了某种与国家的历史密切相关的印象。在这个方面,波兰战后初期的共产党领导集团则完全是另一副面孔.他们信奉外来的学说,甚至主要由外族人组成,向莫斯科献媚屈从.雅鲁泽尔斯基与他们大不相同。在业已形成的政治竞争中,为了争取政治上的忠诚,这位将军的政权不得不在很大程度上放宽对新闻和书籍的审查制度.否则,地下出版业就会更加兴旺发达.但放宽的代价是,人们更加公开地讨论国家大事以及以前所忌讳的问题,从而进←步淡化了官方的意识形态.

的确,到 80年{C\:中期为止,已不能确定官方意识形 E态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冲击。斯大林主义遭到了彻底的、甚至是官方的怀疑,对列宁主义也只是表示一些口头上的奉承罢了,在同苏联人共同举行纪念性活动的时候尤其如此.于是,执政党的学说的实质不但变得模糊不清,而且还在某些方面使人回忆起更具传统特鱼的波兰社会主义理论.

发表在 1 987年中期波兰共产党官方思想理论杂志《新路》月刊(1 9 87年第6期)上的一篇文章代表了这种思想倾向。虽然这是由一位不知名的党的理论工作者撰写的文章,这家杂志还是用了相当大的篇幅来登载它。该文猛烈地抨击了正统的列宁主义对社会主义进行的说明。文章的开头指出,波兰正在进行的变革给人以一种"不可抑制的印象,即我们当今社会和经济活动所依据的各项原则是否正确值得商榷",?新路》月刊进一步讲到,有必要在这个背景下重新审查建立现行制度所依据的基本设想,即社会主义将"产生社会生活的高级形式......消灭人剥削人的现象......废除外资的剥削"…消灭社会不公…·消除失业.教育不足、医疗保健缺乏.流离失所等社会弊病……确保理性主义战胜各种形式的非理性主义".这份党的杂志进而问到户实行这个纲领已经 40年了,收效如何呢俨这家党的理论喉舌作了非常坦率的回答"很遗憾,我们很难对此问题作出肯定的答复J更有甚者,文章进而承认共产党政府的现行政策"在许多方面…...回到了早先批判过的形式上去气如正在恢复私有制、吸引外资、引人市场机制、扩大收人差别、容忍失业现象、信奉宗教,等等.文章不无痛苦地问道"这是不是意味着当我们进衍这样的变革的时候,我们正在背离社会主义俨问题的答案可以在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体制改革-包括上述各项措施--中得出.这些改革都是在提高效率、发挥更大的积极性,以及实现真正的社会正义的名义下进行的.甚至官方宣扬的无神论也遭到了排斥,因为"宗教的道德观与社会主义有许多共同之点,宗教世界观对社会主义是有益的"。因此,"社会主义没有理由积极地反对宗教世界观"。文章进而否定了"国家无所不能"的作用,提倡由下而上的主动精神.它认为社会冲突要通过谈判和妥协来解决,而杜绝以权压人的现象,则"必须建立一个制度化的有章可循的体制"(即多元化体制)。

在权威性的《新路》月刊看来,那些反对这些变革的一人把社会主义"庸俗化"了,他们认为保持"现行的权力结构"就是社会主义.此外,文章认为,这类党的官员"以这种方式进行思维和行动,好象社会主义的实质就是行使权力,而不是为了什么目的去行使权力".?新路》月刊最后认为,"这种观点剥夺了权力所包含的所有其他重要含义,于段变成了目的气寥寥数语就精辟地批判了列宁主义遗产的实质,准确地揭露了当权的共产党领导人的真实动机。

因此,毫不奇怪,另一位波兰人在 1 9 87年8月 22日和 23日出版的主要报纸《华沙日报》上主张,马克思主义和天主教的社会思想要互相补充。他还对"社会主义人格至上论"观念在波兰日益深入人心,从而使当今教皇所倡导的教义与官方学说相适应的情况表示赞赏.即使讲这番话主要是出于策略上的考虑,因为在这个国度里,绝大多数人都忠于天主教,加上天主教皇又是他们的同胞,因此对天主教产生了特殊的忠诚,但是,这番话还是不可避免地腐蚀了共产主义学说中的唯物主义和元神论本质,与此同时,它加强了重要的竞争机构罗马天主教会的吸引力.

党的新闻媒介和理论家的自我反省反映了同时也促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学说在波兰迅速淡化的过程,这种淡化将来有可能带来共产党自身的逐渐演变,虽然迄今为止,这种前景还很渺茫。实际上,与苏联共产党不一样,波兰执政党的共产主义运动正日益受到已经觉醒并具有自我意识的社会的困扰,官好象越来越经不起缓慢但最终将起决定性作用的政治变革的冲击,它将演变到与传统的波兰政治文化更相适应的形态上去。

这一进程无疑遭到了阻挡.执政党的官僚们仍死死抱住权柄不放,他们采用的一种方法就是不时地镇压威胁其政权的改革运动,而后又将改革的主要内容据为己有。这种于段在 50年代、 60年代和 70年代都曾奏过效--尽管每次改革浪潮都或多或少地动摇了斯大林主义大厦的根基。对列宁主义一斯大林主义体制的逐渐削弱使 80年代中期在波兰进行必要的、更深一步的改革直接威胁了斯大林主义的残余体系,甚至威胁到了列宁主义的基本实质,即理论教条与严密组织结为一体的思想体系。

然而,现在需要进行的改革的范围己经非常广泛了.经济需要放权,政治生活需要真正的多元化,社会则需要给予个人充分的机会来表现自身的创造力.因此,雅鲁泽尔斯基和他的领导层面临着比其前任更为严峻的困境。哥穆尔卡以及后来的爱德华·盖莱克在紧握重要的权柄的同时,作出了某些让步,有些甚至是比较大的让步,才得以保住共产主义的大厦.这些让步是实行非集体化,但仍然保持对经济的全面政治控制;与教会和睦相处,但仍对大众媒介实行官方审查和垄断控制,容忍某些政治反对派,但仍牢牢掌握着高压统治的于段.

相比之下,雅鲁泽尔斯基面临着更为艰难的选择:要么继续保持社会经济的停滞不前,这样终会导致政治上的大爆发,要么在大范围内实行政治和经济的多元化,这样又势必会危及共产党的垄断权力.在团结工会时代已经激起了热情和军事管制已经造成了两极分化之后,实行部分改革已不再能够满足需要。同时,在共产主义体制中,已经没有多少采取折衷办法的余地了.在军事管制法实施后的一段时间里,社会的淡漠和政治上的疲惫给了波兰共产党政权二个喘息的机会.从表面上看,它的权力甚至显得很牢固。但是,与此同时,这个国家的基本社会经济问题却更严重了,可供选择的措施也已寥寥无几。

要恢复经济,就必须引进市场调节机制,甚至连雅鲁择尔斯基的职业经济顾问们也承认这一-点.但是,实施这一步骤本可能与政治上的多元化分开.要获得经济上的进步,就必须以实行对话和展开争论这一原则为基础,接受公开的政治生活。社会的自我解放运动使政治生活已经独立存在,但是却没有形成制度,也没有得到政府的正式承认.要在法律上承认实际上早已存在的东西,必须对体制进行-次质的变革,这是一次决定命运的飞跃,执政的官员们自然是惧怕这个飞跃的.

共产党人害怕政治上的多元化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受意识形态上的制约,他们更害怕丢掉特权.在二个拥有 3900万人口的中等大小的欧洲国家里,根据多次民意测验,至多只有 10%的人同情这个政权。而就是在这个国家,几乎绝大多数的社会要职都是专门留给党员的.据官方的《政治周刊? 1988年5月14日透露,国家的120万个管理职位中,有 90万个由党员占据着.根据这家周刊自己的说法,这种情况表明,"成员总数仅为 200万的政党有 50%的党员在领导着其他人J据这家周刊报道,在 1986年,有444人被任命到最高层的管理岗位上,其中94.3%是党员 .三分之二的波兰大学校长、五分之囚的中小学校长,以及四分之兰的卫生系统负责人也是党员.

社会对真正的多元化政治的要求日益强烈,对这种根深蒂固的特权构成了威胁.四面楚歌的政权对社会维护自己权利的要求所作的反应,是提倡"社会主义多元化"的概念。雅鲁泽尔斯基的领导班子清楚自己政治上的虚弱和社会上的孤立,显然也明白克里姆林宫不会再让它一昧实行镇压。同时,它也迫切希望得到西方的经济援助.因此,虽然十分勉强和犹豫,但它还是开始进行政治上的让步。雅鲁泽尔斯基成立了个"顾问委员会"作为他的顾问机构,其成员主要是善于独立思想的著名的非党人士。这个委员会能够疏导(虽然不是直接纠正)各种社会不平。对许多原来讳莫如深的问题不再进行官方审查。政治反对派己被允许发表他们的观点,虽然不是通过官方渠道。独立俱乐部和讨论小组大量涌现出来,进一步促进了真正的政治生活的恢复。不时发生的反政府游行示威有时也得到宽容,这也许是把游行示威当作排遣社会失落感的安全阀吧。 1 9 88年中期,不断恶化的经济形势促使政府发言人‘天主教会的代表和半地下的团结工会领导人之间举行了认真的讨论,讨论的内容主要是有没有建立一个"反危机"或"亲改革"的全国联盟的可能性。

这些让步反映出了这个政权的虚弱本质,它在经济上遭到失败,在意识形态上感到迷惑.执政党在"社会主义多元化"的幌子下,承认列宁主义对权力实行垄断和斯大林主义对政治生活实行全面压制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但是,执政党目前所提倡的"社会主义多元化"与自我解放.丁的社会所要求的"民主多元化"相去甚远.社会不仅要向执政党争取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而且要争取参与政治决策的权利,并且争取最终获得作出基本政治选择的权利。

因此,"社会主义多元化"与"民主多元化'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权力共享是问题的要害,这也是列宁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之间的分水岭.在今后几年中,将会出现一个转折点。与此同时,这个政权要么戏剧性地崩溃,而这几乎肯定会招致苏联的干涉;要么突然实行大规模镇压政策,而这很可能导致群众起义和苏联的干涉。除此之外,波兰共产主义最可能的前景是,外国强加的特点进一步得到削弱,政治t逐步实现"波兰化"。这个政权早已对斯大林主义进行了公开否定,对列宁主义也只是口头上表示拥护.此外波兰制度中的苏联特色正在继续削弱.因此,波兰与其原来实行的苏联模式之间的裂缝将会更大,实际上,过不了多长时间,波兰的共产主义制度就只能在最高政治层保持其真正的共产主义性质了.

共产主义者--他们自己曾经是革命者,但现在是革命者的统治者-一就这样在直接反对他们的统治的第一阶段革命中被击败了。这个阶段曾被意大利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安东尼奥·葛兰西恰当地定为观念斗争的阶段。根据他的理论,下一阶段就是对国家机器丰身群起而攻之的阶段.就是在这一方面,共产主义经济的失败成了民主多元化势力的秘密"第五纵队".这种失败使共产党官员丧失斗志、脱离群众,最高政治领导层也日益孤立。这表明,波兰共产党领导集团不得不逐渐放弃其政治垄断权,或者不得不在某个时刻而临横扫一切的革命暴力。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