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话说林昭【第十一回】  

2013-05-25 21: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河清

【第十一回】

文章摘要: 羊华荣曰:“林昭初判刑二十年,……当事者答以‘抗拒从严’嘛!一九六二年在苏州时, 林昭也曾提及审讯人员向她逼供和她拒绝交待的情况。林昭宁肯自己多受罪,也不愿连累朋友们,她有一颗高洁的侠义之心。”

第十一回 保外就医,医身莫如医国重
         返狱如归,此心要坐此牢穿

话说林昭被捕后,在狱中死不招供、死不认罪,反而振振有辞,批驳得狱方理屈词穷,无法招架,头痛异常。

一九六二年初春,上海市静安区公安分局以林昭在狱中病情严重为由通知林母保外就医。 林母许宪民和胞妹彭令范于三月五日接林昭出狱。保外就医也就是假释,一般来说,同释放 无异,只要不重新犯事,是不会再抓回坐牢的。但这保外就医对于死不招供、死不认罪的林 昭就有点奇怪了,何况还是警方主动提出。有论者认为是警方以林昭作饵,诱捕脱逃的“星 火”案主犯张春元,虽然不能说完全是空穴来风,但总觉牵强难确。张春元属甘肃警方管辖, 彼处有数十人在警方手中,有的是办法再抓张春元,何须为张春元而在林昭身上如此大动干 戈?!从张元勋所述与林昭会见时狱卒狱吏对林昭异乎寻常的容忍达几乎可算是客气迁就的 态度,难以完全排除此中或有人所不知的隐情。据林昭狱中文字血书所记,她在被捕初关押 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期间,有大官或更高层面的人物与她直接交锋而生诸多七七八八。或正 是此隐情导致了保外就医?另回专述,按下不表。

反正,林昭被保外就医了。但是她很明白,当局不会放过她。出狱的当日,她就死抱着桌子腿不放,不走,无论狱卒如何劝,母亲妹妹如何求,就是不走,原因和理由就是“他们 反正要抓我回来的!”结果是林母许宪民去叫了朋友家的一位有大力气的花匠来,硬是连拖带 抱的把林昭强按到了三轮车上拉回了家。

林昭对时局民生的看法从一九五八年开始,多次与友人深入议论,其参与“星火”案, 也正是这救国救民的具体行动。一九六二年之前的三年,中国大陆饿死了几千万人,此时,正进入了贯彻实施“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时期。也就是说,事实证 明了林昭的正确。所以,林昭更加地“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了。她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呆 在家里养病,她不安生地又折腾开了。她联络旧雨,她结交新知。旧雨中就有昔日恋人羊华荣,新知中有名黄政者。

林昭将信寄到羊华荣的常州老家,那是从一九五零年苏南新专同学录中寻得的,可见其 有心。羊华荣因此得悉林昭讯息赶来探望。林昭与羊华荣除了叙旧外,更重要的是议事。

羊华荣近四十年后的回忆展示了林昭在保外就医期间“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的心态 和义无反顾、破釜沉舟、付之实施的行为。

“中午天气炎热,园中几乎没有游人,只有树上的知了不停地高声唱着。我们在一个僻 静的小亭中坐下,有意无意地共同回味着一些难忘的往事,多少年的风风雨雨,难得有如此 宁静的片刻。小憩片刻,她若有所思,用手指不停地在石桌上画着,我问她画什么?她说: 画八卦,我想在你的衣服上画一个八卦。我说:那不成了狗头军师。她笑笑说:是羊头军师。 随即,她认真地谈了她的一些想法。大意是说,当前百姓吃不饱,饿死了好多人,百姓对当 局不满,到处有人反抗,社会很不稳定。她不满当前的社会,决心要为自由民主而斗争。她 希望我能和她保持密切联系,支持她的活动。在此之前,我己隐约地感到,她可能在参与某 些活动,现在终于讲明了。我沉默片刻后,明确地说:我同意你的有些观点,但不支持你的 任何活动。……当时我们谈了很多,不时的有些争辫,我竭力想说服她,要她处处谨慎小心, 凡事三思而行,希望她能平安地度过这段艰难的岁月。她则不断地批评我是消极逃避,明哲 保身。……她经过多年的艰难磨练,显然性格比过去更坚强了,信念亦更坚定了,但也少了 一点冷静与机变。晚饭后,我们在人民公园乘凉,一直闲聊到深夜。

“我离开苏州时,林昭送我到车站站台,当火车启动时,……她轻轻挥着手,目送我离 去。当时,我感到:她留下的是失望,我带走的是遗憾,……”

羊华荣对林昭菩萨慈悲的“柔肠”生出遗憾带走后,很快地更为其金刚怒目的“侠骨” 感动。羊华荣和林昭是有书信往还的,林昭被捕后自然被抄到了警方手中,警方自然要追问。 林羊互相信赖有加,倾心交谈,所论凡涉及政治时局者皆大逆不道,用羊华荣的话来说是“离 经叛道的话”,“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打个喷嚏都可能获罪,何况是右派们非议社会的言论。如 果林昭在审讯时稍有不慎或是为了坦白从宽,吐露出一些谈话内容,那么,我很可能也会经 历一场牢狱之灾。但她没有这样做。”羊华荣安然无事,端赖林昭侠肝义胆。这本是极平常的 事,是常识;但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在林昭如彼的生不如死的情况下,如此平常、如此常 识则是人性善美的守护和坚守。

羊华荣曰:“林昭初判刑二十年,……当事者答以‘抗拒从严’嘛!一九六二年在苏州时, 林昭也曾提及审讯人员向她逼供和她拒绝交待的情况。林昭宁肯自己多受罪,也不愿连累朋 友们,她有一颗高洁的侠义之心。”

林昭在保外就医期间,经常去探望问候同案的尚在狱中的顾雁父母,捶背递药,把自己 节省下来的糕饼券、糖票等送去;请其父将她的一枝圆珠笔在探监时送给顾雁以示慰藉。其 行其言其才深深打动了顾雁的书呆子哥哥顾鸿,以至书呆子顾鸿在林昭再度入狱后傻傻地寄 了一本《历史将宣判我无罪》的书给法院,还用红笔把“无罪”二字杠上。文革中顾鸿因此 遭殃,被打成反革命。林昭再次入狱后,顾雁家出现了一位女青年张茹一,自称曾与林昭同囚一室,向顾雁妹妹和家人问东问西,问“大哥”最近有什么情况。顾鸿这回却不书呆,叮 嘱顾妹这个人可疑,别理她。顾妹原先以为问的是顾鸿,后来才知道问的是张春元。因为文 革抄家风大盛时,顾母将林昭存放的一个空纸盒拿出来处理,发现底部夹层有一张张春元的 照片,背面有林昭写的“大哥你好”四个字。张茹一或就是林昭曾信任的警方“卧底”。林昭 知道后,特别恼火,特别痛恨。此恰是义薄云天、侠骨丹心者的特点:为朋友两肋插刀者最 鄙夷卖同道卖朋友卖良知卖人格者,无论以何为借口。愿当今的时髦者撰写纪念林昭文字时 有以知之有以鉴之。

林昭还去看望了老同学老朋友倪竞雄。倪竞雄至今犹记:“一九六二年春,你被保外就医 出来,到我那间亭子间楼下叫我。我从上往下看,只见你一头新烫的鬈发,衣着整齐,而你 向来是不修边幅的。你在半楼梯就问:‘我从“那种地方”来。你怕不怕?’‘老同学嘛,怕 什么!’见了面,你没有谈“那种地方”的情形,也不谈你被牵连进去的案情。只是叙旧,还 想去见原苏南新专三班辅导员胡子衡。因我忙于写剧本,你下午一个人去了。回来对我说:

‘我见到了老胡,与他争论。我问他:“什么是新闻自由?我想办报,你们允许不允许?”我 还对他说:“新专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教会我们做人不好,害得我们出去老是碰壁!”把老胡 气得要命!’你讲这些话时,显然很得意。”

胡子衡,这位上海解放日报总经理任上离休的昔日林昭辅导员如是说:“她指着我的鼻子, 意思是说我很听你的话。你教会我很多道理,革命道理。但是你没教我怎么做人,你这点没 教我。她那做人是打引号的。就是那些坏东西。但我不和她辩论,我说别这样吵了,她拍桌 子打板凳,我怕别人听见,……你给我讲有什么用啊,……她讲的那些是没有错的,她看到 的问题、当时那些现象,这些现象正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不可能在五十年前,不可能的。但 是她那些话在当时都是犯忌的。如果我对她要同情或者一样谈的话,我就会戴反革命帽子。 在当时的那政治条件下,她那一句话我要同情或站在一起说话,我就可以评成反革命。”

胡子衡讲的这些道理也是“没有错的”。林昭没有错,胡子衡也没有错,错的是谁呢?除 了制度错了外,就是讲胡子衡这些没错道理的人太多了,几乎全是;而讲林昭那些没错道理 且一定要照着做的人太少了,几乎没有。胡子衡绝顶聪明,林昭似乎是笨蛋一个,他们都懂 似林昭如此言行要坐牢杀头的道理。胡子衡的聪明选择了不讲不做且曲意阿承,林昭则笨到 认了死理。这就是林昭死无全尸,胡子衡们升官得意至今还能大言炎炎不腰疼的道理。这也 就是中华民族趋于全体沉沦堕落的缘由之一。

林昭在保外就医半年后结识了新知黄政和朱泓。黄政原是志愿军的一个排长,反右运动 中因不在知识人成堆处而被打成坏分子,劳教四年九死一生回来。林昭与黄政相识相交相处 不到一个月而成知音,生死难忘。就这二十余天,他们共同起草了一份中国改革方案:“中国 自由青年战斗联盟”政治纲领和盟章。林昭再度入狱后,对此“招供”曰:“管它何‘纲’何‘章’,总是本人手笔,未便由黄政掠美。”由于他们的活动早有人监视,黄政也随后被捕判 刑十五年。三十七年后,幸存的黄政说:“九月初我们有幸相识,由于彼此几乎相同的经历和 遭遇,相识未几而成知音,从此结下了终身难忘生死相托的莫逆之交。……我永远不会忘怀, 在不足一个月中的时间里,我们几乎天天聚首畅谈,我们不谈身边琐事,不谈风花雪月,而 主要谈论当时许多人讳言的政治路线治国方针。林昭以待罪之身依旧心怀天下,纵谈国事提 出了系统的政治主张;例如:谈及广大农村饿病死人的事实,集体劳作无积极性的问题,林 昭就曾说办人民公社不合国情不合情理,应当及早解散,在农村实行耕者有其田的政策;对 当时全国城乡各行各业不允许个人经营,多种经营一律‘割资本主义尾巴’,广大城乡小商小 贩无出路,林昭就曾提出国家不能统统包揽经营权,应当允许私人开业经营,发展多种多方 经营,才能真正发展经济利国利民;林昭当时就曾认为:要改变国家落后状态,使之发展成 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富强国家,必须改变闭关锁国方针,以便加强与世界的联系。仅靠本国 财力有限而不足,应当争取友好国家的帮助,引进外资,举借外债来加速国家经济建设和科技事业的发展;林昭还主张:针对当时农村政社合一公社化出现队头社霸城乡机构欺压民众 腐败失策失信于民的现象,必须严惩此类贪污腐败、鱼肉人民的人和事,为政者应自律以取 信于民,国家才能治理好。”
惺惺相惜,今人亦有古风者也。黄政本家仁兄,不愧英雄本色;与林昭相映相衬相彰。 英雄不寂寞!

现在我们来听听林昭自己对于这次保外就医的看法。 “一九六二年之所谓保外就医那一出精心计划下的好戏想起来颇令人啼笑皆非,却也不
妨认为是有着其相当的必然性。这必然性的基础首先是林昭所固有的政治特征:坚定与幼稚。 稍具阅历者不难立即从释放我的方式方法及前后过程上看出:这充其量不过是对于个人的开 脱而绝不是如我所呼吁于统治者的从政治民主化的角度上来解决问题。虽然幼稚的年青人其 基本一面还只是坚定,所以,假如我不曾记错的话,当年三月出狱以后,三月初底或至多四 月初,我已经正式*(通过户籍警)向当局追询案件处理情况和同伴们的下落了。作为反抗者 林昭有一点是自谓可告俯仰无愧的,‘凌霜劲节千钧义’!迷惑,挫折至于力不能支那是另回 事,至少至少战友决不能背离,犹如战斗决不能背弃。假若不是因为执着于这一点,则我是 也大可坐在一边省些力气,甚至根本无需乎走入反抗者的行列。诚如人们所言——我也承认: 即使自从反右以来,对于林昭,为人的门尽管关闭,为狗的门却一直是敞开着的。

“然而我不能!青少年时代思想左倾,那毕竟还是一个认识问题;既然从那臭名远扬的 所谓反右运动以来,我已经日益深化地看清了伪善画皮底下之狰狞的罗刹鬼脸,则我断然不 能容许自己堕落到甘为暴政奴才的地步!政治思想的坚定一面也就是根源于此:是非观念。 一九六三年初到第一看守所不久,我就向审讯者说过:利害可以商榷,是非断难模糊!记得 他当时倒居然还——虽然也许不过一种欲擒故纵的方式方法——对我这话表示首肯而承认我‘说得也有一些道理’哩! “所以,客观地分析,人们对于这个青年反抗者的百种诡谋千条心计,始终难以得逞,重要的甚至决定的一点恐怕还是:对年青人的幼稚看得较多,而对坚定估计不足。却不想想 坚定的一面若竟无法改变,则即使孺子可欺也至不过一时而已!在第一看守所时我尝谓之人 们说道:不必跟这个小叛徒一般见识而动意气,小东西没啥本事,更其没啥了不起。其所以 屡‘制’而终不能‘服’者,无非是因为有一股子书生气。用第一看守所之人们的口白来说 则是——有那么股子劲儿。‘比你反动的人多的是,多得很!你不过有那么一股劲儿罢了!’ 满恬淡的修辞:‘那么一股子劲儿!’更正确地说或许应该称之为斗争性罢!想当初这个年青 的叛逆者早就向自己的同时代人——战友们说过:犹如‘予打击者以打击’这著名的口号一 样,我们的行动准则应该是:与斗争者以斗争!只要斗争尚在继续,只要我们一息尚存!而 且在我认为这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气可鼓而不可泄。只要这股子‘劲儿’存在,不论是处 在看来如何优劣悬殊众寡不敌,乃至几同束手的局面之下,人们也仍旧可以找得到进行斗争 的各种方式以及策略——合法、非法、非法中的合法或合法中的非法,等等。我常说:—— 将来这句话或会被列为林昭格言之一——造反是没有公式的!就我们,当代中国大陆青春代 自由志士所必需面对的极端复杂、极其艰苦的斗争形势来看更是如此!一切方式方法本身都 并无‘阶级性’,前人撒土迷不了后人的眼,但应该也必需根据不同的时代条件——时代特征 来加以创造发展而使之花样翻新,作文抄公总之不行,而且根本抄不起来。作为合法斗争, 前人昔年坐了小汽车亲去重庆街头叫卖《新华日报》(是刊载皖南事变亲笔题词的‘千古奇冤, 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那一份罢)的作法颇值借鉴,却是无法照抄。没有小汽 车倒还无妨事的,十一号汽车照样足以上街不误。然而没有自己的《新华日报》,那才真叫是 莫大的憾事!是所以两年之前才到‘一所’来未久初遭非刑虐待之际,这个青年反抗者就已 经在桎梏下以自己的鲜血对今日现实作出了沉痛激愤的抗议与指责:‘今之视昔、后之视今; 人间何世?公义何存?!’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事情远不止是今之视昔后之视今这样一种简单的循环往复而已。不!远远不止是那样!倒是每况愈下而后来居上! “接受以‘保外就医’为名的假释而出狱——这不知应否认为是个错误?从我们的立场上来检察或不无可以责备之处。但我,也许是因为凡人皆有护短的本性,即使不像贵第一看 守所所长那么将错就错地护短得惊人,我总觉得纵有可以责备之处,也未必很多。当时的情 况堪谓相当滞晦①毫不明朗,由于缺乏政治锻炼我一下子不容易认识清楚人们的真正意图, 而且在当时的情况下,无法或至少暂时无法把这一点弄得清楚,而《思想日记》又是我个人 写的。然则在这等时候到底是只应该坚守在狱门以内等待情况进一步明朗,还是也不妨姑且 先走了出去,以便进一步弄清人们的意向呢?我采取了后一种作法。但我的态度也是十分清 楚而毫无任何引起误解之可能的。在宣布假释的当时我立即启问那位先生:请说说清楚还要 我回来不了?假如还要我回来,那末这番周折大可免了。问题并未得到正面答复,但林昭的 态度自谓够了明朗。这是第一。而回家不久以后即上述一九六二年三月底或最多四月初,找 户籍先生作第一次正式谈话之时,我便指请他看:我的衣着什物业已统统收拾在墙角里‘时 刻准备着!’他笑道:这恐怕不必要了吧!我坚持道:可是案子犹未处理呢,既然其它人还在 里面,林昭便只能作如此准备。……这是第二。也正由此我才护短地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林 昭纵有可以责备之处也未必很多,而不管在这个问题上有多少可以责备之处也罢,有权利责 备我的只有我们自己之战友,特别是同已被捕在监禁中的战友。此外我不知道谁还能有责备 我的权利。先生们在这个问题上既没有什么发言权,其它的人更未必有。即使谁有兴趣来作 些客观主义的论断,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义务要去承认那些论断。从反抗者之整体战的战略观 点上来分析,我不认为自己当时所采取的那种作法构成为错误。基于同一原因我乃假定异日 我的战友们也未必就会认为这是一个错误。”

林昭在重返监狱后一九六三年六月写的绝食书中说:“一息尚存,此生宁坐穿牢底,决不 稍负初愿稍改初志。”

正是:保外就医,医身莫如医国重;返狱如归,此心要坐此牢穿。这些呕心的文字,一 滴两滴,割腕臂丹血成河;千句万句,昭日月浩气贯虹!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注:本回参考文章:彭令范“姐姐,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我和姐姐”。 羊华荣“回首往事”,顾廪“不可多得的才女——林昭”, 黄政“故乡人民的骄傲”。 胡杰电视片《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草文、甘粹据林昭狱中手迹复印件“三致人民日报编辑部”文稿誊录校勘本。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