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lldmy的博客

 
 
 

日志

 
 

《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21   

2013-05-04 10: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热津斯基 THE GRAND FAILURE The Birth and Death of Communism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Zbigniew Brzezinski 据纽约麦克米伦出版公司1 9 89年版译出 大失败一-20世纪共产王义的兴亡〔美〕兹·布热津斯基著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 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北京海淀青龙桥邮政编码10009 1 )军事科学院印刷厂印刷 开本: 850X 1168毫米 1 / 32 1 0 . 1 25印张2n8千宇 1989年10月第→版1989年10...

第十八章 共产主义同发达国家在政治上无缘

从理论上说,共产主义在发达国家本该是最成功的.根据正统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作为工业化社会内部资本主义危机的历史必然结果,社会主义革命应该在发达国家发生.近在 1 961年,苏联共产党在官新制定的党章中宣称,"资本主义已从根基到顶峰,陷在不可避免的瓦解过程中,"而且正在走向"总危机飞苏联的这个党章既明确又具体。它指出:
愈来愈多的国家脱离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在同社会主义的经济竞赛中阵地的削弱;帝国主义的殖民主义体系的瓦解;随着国家垄断责本主义和军国主义的发展而来的帝国主义的矛盾的尖锐化,表现为资本主义日益无能充分利用生产力(生产发展的低速度‘周期性的危机、生产设备的经常开工不足、经常性的失业)的贵本主义经济内部不稳定性和腐朽性的加强,劳动和贵本主义之间的斗争的加剧,世界责本主义经济的各种矛盾的激剧尖锐化;各个方面的政治反动的空前加强,对资产阶级自由的摒弃;一革列国家中法西斯暴政的建立,资产阶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深刻危机,--这一切就是资本主义总危机的表现.

以上的分析不仅是错误的,而且到 20世纪末,一个截然不同的论点出现在人们面前;国家越发达,它的共产党在政治上就越受到冷落.这是共产主义与历史现实的最大冲突。一方面,共产主义在预期能取得胜利的地方失败了;另一方面,在根据共产主义理论实行共产主义的历史条件还不成熟的地方,它却胜利了,当然这种胜利只表现在取得了政权而已.这个反常情况彻底驳倒了共产主义的理论精髓·共产主义在攀登人类历史的顶峰,它代表着人类的未来,它的必然胜利意味着人类的进步.事实上,在社会发展缓慢的苏联,共产主义全面失败了。在发达得多的国家,共产主义越加显示出它不是医治社会经济弊病的灵丹妙药。这些情况说明,共产主义学说已经过时。

所以, 20世纪并没有成为共产主义的世纪。共产主义的大简化理论没有考虑到发达国家社会结构的所有复杂因素.马克思关于工业无产阶级是社会支柱的过时理论,不符合发达国家社会结构的实际.共产主义理论在制定利用高科技所产生的创造性成果的社会政策方面,也没有指导意义.另外,列宁和斯大林对马克思主义的曲解,使马克思的理论沦为毫无生机的教条,这些教条专为他们建立武断专制的政权进行辩解,从而使马克思主义进→步僵化,不能适应变化中的情况.在实行民主的西方国家,选择是以公开辩论为依据的,所以共产主义无法遮掩它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形象。 

甚至苏联政府的发言人最近也觉察到 20世纪共产主义的衰落。莫斯科国际工人运动研究所的研究员伊·普利马克于 1 987年年中在权威性的苏联哲学杂志《哲学问题》上,就这一点提出了十分正确的看法.甚至不久之前,共产党人还相信, 20世纪将是社会主义取得世界性胜利的世纪·‘这个目标正变得遥远起来.问题在于我们低估了资本主义适应新情况的能力…"我们过高地估计了社会主立传播的速度."前面提到过的苏联评论员鲍文摆脱了社会主义必将取得历史性胜利的乐观论断的束缚,毫不掩饰地附和普利马克说"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建立社会主义的前景十分渺茫."事实就是如此。在北美,共产主义甚至谈不上是个政治运动,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加拿大的政治生活中,共产主义只不过是一个微乎其敬,登不了大雅之堂,毫不起眼的小宗派。没有多少理由认为这种状况会发生变化。事实上,即使在大萧条期间,当资本主义制度陷入危机,会众对这个制度的不满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时,共产主义运动也没有激发起公众对它的热情.现存制度采取创造性对策.通过美国的a新政"和加拿大的类似措施,制止和消除了共产主义对公众的影响.公众舆论也本能地感到,马列主义无助于处在社会和技术革新前列的国家。

共产主义在日本的令人失望的境遇同样很有教益,它简直是对共产主义的一个历史性打击.日本在美国之后脱离工业时代而进入电子技术时代,共产主义本该在那里成功。事实上,共产主义在日本本来有一个很好的成功机会.日本在战争期间受到严重的创伤,战争是在这个国家崛起过程中的工业时期爆发的.战后的经济恢复时期造就了庞大的城市工人阶级。这个国家与美国的军事冲突本该引起两国之间的敌对情绪,而这种情绪又很容易被利用来散布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还有一个因素也十分重要,即日本对于核武器的反感,这种反感从策略上看是可以利用的,从历史角度看又是可以理解的,日本的这种心态为日本共产党煽动民族情绪提供了大好时机.

日本共产党尽管有这些客观和主观上的有利条件,它所得到的选票在整个战后时期却从没有超过总票数的 10%.在1949年的下院选举中,它第→次得到10%的票数。尽管缴纳党费的正式党员的人数有所增加,党员的总数从 1 961年的 8 .7万人上升到 1985年的 46 .5万人,但日本共产党在选举中所得的票数,始终保持在 1 949年的水平上.票数最多的年是 1 972年,占总票数的10.9%;而在最近的1986年下院选举中,日本共产党所占的选票比例下降到 8 .8% .

此外,即使得到的为数不多前票数,也是通过把日本共产主义和日本民族主义结合起来、激发反美情绪、反复强调日本共产党的独立性、强调它不受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牵制等多种努力才取得的.日本共产党还控诉苏中两党奉行"霸权主义",而且一度与之断绝关系。为了争取国内的支持,日本共产党人竭力抨击执政的苏中两党的专制传统,同时设法使自己以西方式的社会民主党人及和平主义者的面貌出现。事实上,他们所得的 10%的选票是靠在共产主义理论上另立门户而取得的,而他们对苏中两党的攻击则使日本民众进)步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制度上的失败。
使苏联大为恼火的是,日本共萨党人甚至附和收回日本北方诸岛的民族主义要求,这些岛屿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直由苏联占领。另外,日本共产党人甚至比保守的日本政府走得更远,他们不但要求收回临近北海道的四个岛屿,而且还要求收回整个千岛群岛,该群岛是根据《旧金山和约》正式割让给苏联的. a共机关报《赤旗报》于 1986年5月26日用直率而审慎的民族主义言词提出,这些岛屿"历史上是日丰的领土",苏联的占领"违背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而"立即归还"这些岛屿的要求是"符合国际正义的".

共产主义在日本的失败除了由于没有抓紧时机利用日本在战争中遭到的破坏和美日之间无法避兔的复杂关系之外,可能还要归咎于更加深刻、使日共更加不安的下列情况,日本和美国基本相似,到本世纪 70年代将处于全世界现代化进程的前列,不但在科技进步方面领先,而且作为这种进步的必然结果,在社会发展方面也名列前茅。它的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是以维护私奋财产、自由企业、多党制和企业经营的原则为基础的,而这些原则在许多方面正集中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最严厉的批判.日本的经济制度不但使经济获得成功,赢得了人民极大的支持,而且树立了革新的榜样,甚至得到苏中两党领导人的赞赏。他们认为,日本在许多方面值得他们学习,这样就必然动摇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因为这带来了一柿潜在的信息:共产主义已经过时。

如果说共产主义在美国和日本的失败会给忠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人带来巨大的困扰,那末,它在西欧的失败便给共产主义理论带来了更大的创伤。根据马克思主义信条,共产主义应该在共产主义理论的发源和发展地以及马克思主义l革命历史条件成熟的地方取得政治上的成功.共产主义忠诚的信仰者也许会把它在美日两国的失败归咎于两国的特殊国情,并认为共产主义的理论在那里不能适用。他们也可能把俄国不成熟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成功归因于布尔什维克的策略,即在帝国主义链条中最薄弱的环节打开缺口,然后通过斯大林"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决心巩固共产主义。但是,社会主立社会的建立应该首先从西欧开始,因为西欧是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典咽地区,又是资本主义的不司避免的致命矛盾的橱窗。

然而,到 20世纪末,共产主义在西欧显然不4日变成了过时的社会步展纲领,而且政治上也处于失意的状态。这种情况在一些罔家中表现得尤为明匾.再;第1次世界大战后,这些国家的共产党本来有第二次机会租强大的生命力,可以登上执政的舞台.在意大利、法国和伊比利亚半岛,在与法西斯右派的斗争过程中所出现的政治理论上的两极分化局面,本来布利于斗争性最强的左派势力。在这些国家里,资本主义工业化过程尚未完成,这也有利于无产阶级力量的壮大.这个阶级的阶级觉悟越来越高,政治上卫受到苏联样板的鼓舞.在这些国家里,知识阶层不满现状,文化上受到反美情绪的影响,对马克思主义至少有些好感,而且在许多情况下,甚至怀着知识分子的热情接受马克思主义。这种社会背景、社会条件和时机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传播可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 
 
然而,共产党在这些国家同样遭到了政治上的失败。在意大利,共产党在战后初期威望极高,成为全国第二大党,鼎盛时期曾取得全民选票的二分之一以上。到 70年代中期,这个党看来如果不是单独执政的话,至少可:叶 ι J其他党联合执政。意共体现了西欧共产主义的特色。它代表种比较文明而温和的共产主义,在社会和经济条件哎熟的情况下,意大利共产党在理论上和政治上可以达到叭政的水平。

但是预期的情况并没有出现.相反,意大利经济稳士增长所带来的社会演变以及由此而出现的意大利国际成惧和自信心的提高,使极左势力削弱了u意兵的势力在达到寸、高峰后,使←步步走向表落。在 1 9 76年的普湛 I II意共所得票数达到总票数的 34.4%、 1 9 87年这个数'于减少到 26 . 6%,而在 1 988年的城市选举巾,所得票数只占2 1.9% .到80年代中期,意共已丧失了对大批青年的吸引力,这个情况更加说明它的前景黯谈。青年人中参加共产党的比例仅是全国人口参加比例的一半. 21%以上的党员是领取养老金的人。此外,在服务性行业大大发展的年代里,传统工业部门党员的人数占全体党员的 40%。由此可见,这个党只体现了意大利的过去。

更严重的问题是,意共至今之所以还能取得一定程度、但却愈来愈少的群众支持,主要是由于它毫不掩饰地批判苏联式的共产主义历来阐述和倡导的许多东西。如果意共在公开支持波兰团结工会和苏联势力范围内其他持不同政见者的同时,不大张旗鼓地批判斯大林主义,谴责苏联人侵捷克斯洛伐克的行径以及抨击莫斯科的列宁主义教条,它的政治地位毫无疑问会下降得更快。

事实上,意共是靠奉行一度受到批判的社会民主主义的立场和理论,才保住了它在政治上的地位,尽管它还是无法阻止其政治地位的下降。它通过离马克思主义之经,叛马克思主义之道,保住了它的政治阵地。它不仅提倡共产主义的"多中心论",抨击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及阿富汗,从而脱离了斯大林主义;而且还越来越背离了列宁提出的严格的党组和统一的理论等原则。意共就是这样保住了它的地位。它这样做造成了国际间共产党的大分裂,因为它在政油和理论上接受修正主义的同时,公开声称苏联的社会主义实践是历史性的失败.

法共不幸的根源与意共不同.在很大程度上,法共的不幸是由于策略和理论上缺乏灵活性而造成的.它一直坚持斯大林主义和列宁主义,因此付出了高昂的政治代价。 E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时,法共和意共一样几乎登上执政.的舞台.由于战争的破坏使法国的工业化过程姗姗来迟,这个过程中的社会经济矛盾不断加剧,共产党的影响确实随之扩大了.事实上,在 1 948年,法共在法国俨然成了最大的独立政治力量,可以通过直接对抗或选举获取政权.

但是,近年来法共的政治地位下降到无足轻重的地步,理论上也失去了号召力.在政界的左翼,新复兴的社会党在政治上超过了官,国家经济和技术的发展又壮大了中右翼党派的势力,选民们越来越把法共看作与解决社会问题毫不相干的党派.在 1 973年和 1 978年的国会选举中,法共分别获得到 . lf%和 20.5%的选票。在 1 9 81年的总统选举中,它获得了 16 . 1%的选票.在 1986年的总统选举中,它的选票份额降到了 9 . 8%.在 1 988年的总统选举中,它只得了投票总数的 6 . 8 % .

很难期望法共的事业会出现转机,重新取得昔日的显赫地位.它的正式党员人数锐减,它所控制的工会会员人数也是如此。法国收缩重工业的经济结构调整方针,损害了法共力量历来较强的部门。在经济发展地区,法共力量损失最大,而经济停滞地区成了法共仅存的阵地.法共把传统工业中的劳动者看作是创造历史的主力军,这种观点丧失了法共对于社会其他行业人员的吸引力,这些行业在过去 15年中经历了非常迅速的现代化变革.最不妙的前景是法共在年轻选民的心目中地位很低,投它票的人数只有 3%.

共产主义的神秘感在法国知识分子中丧失了,从而使马克思主义在法国的吸引力普遍下降。原来,在法国学术界、文艺界以及思想活跃的巴黎塞纳河左岸,马克思主义一度是压倒一切的学派.但到 70年代后期,在学术界有影响的人眼中,官基丰上是陈腐过时的理论了。现在取代它的地位吸引人们的是新通信技术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多元民主政治乃至自由企业等话题.法国社会党就是巧妙地顺应了这种思想动向,取得了选举的胜利。法共似乎仍然固守过时的斯大林主义和列宁主义,与法国社会党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个知识享有特殊政治地位的国家,怀疑共产主义是改造人类历史的知识工具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在 80年代中期的法国,加入共产党再也不是社会的时尚或知识界的向往了。 
 
共产党在西欧一度非常可能执政的另一地区是伊比利亚半岛.在西班牙和葡萄牙两国,社会进步的缓慢和准法西斯政权的腐朽统治最初看来为共产主义政权的出现提供了最理想的土壤.事实上,那里的情况几乎完全符合正统马克思主义的论点工业化的早期,粗野的资本主义统治阶级,反动的右翼政治集团,社会的极度不公平和贫困,再加上新生的、政治觉悟日益提高的工业无产阶级,领导他们的是有经验、布纪律和经过地下斗争锻炼的共产党.共产党在西、葡的政治胜利本会随着它们在法、意的政治成功而出现.然而.共产党在西.葡的运气并不比在法、意更好.
与佛朗哥新法西斯政权的激烈斗争不但使西共赢得了国际国内的普遍支持,而且也使它建立了一个力量强大的地下组织。当佛朗哥政权退出舞台,西班牙向民主过渡时,西共处于有利地位,成为政治变动的主要受益者。但它一进人民主政治的公开竞选中,就马上分裂为对立的派别,这个分裂反映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理论上的分歧.力量占优势的派别想要取消竞选纲领中的列宁主义,他们→方面坚持信奉马克思主义,另一方面又宣称要推行民主政治,企图通过这些措施同西班牙的社会民主党人竞争.
然而,西班牙人民对西共心存疑虑,特别是对西班牙内战期间西共使用的恐怖手段记忆犹新.此外,西共竭力把自己塑造成民主左派的形象反而帮了西班牙社会党的忙,因为后者在奉行民主政治方面占有优势。结果,从 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社会党的选票从30%左右猛增到 4 5%左右,而西共的选票却从 10%左右下降到5%以下,西班牙共产党人正如他们的意大利和法国同志一样,在政治上处于愈来愈衰落的地位。

葡萄牙共产党人也遭遇到了相似的命运.象在西班牙一样,葡共早先似乎注定会在本国取得胜利,登上执政舞台.萨拉查政权的结束使葡萄牙出现7政治动乱时期.因此. 70年代中期的西方观察家认为,这个国家不可救药。萨拉王军的后继人马里奥。苏亚雷斯被普遍认为是葡萄牙的"克伦斯基",他在社会的激烈动乱中肯定会被吞没,而共产党人必然会是动乱的受益者.出乎意料,受到西欧社会党人积极支持的葡萄牙社会党能够逐渐消除共产党的影响,把共产党人孤立起来,把他们称作理论上的极端分子。社会党还通过在农村及时进行土地改革,削弱葡共在那里的势力,到 70年代末遏制了葡共的力量,使其选票不到 20%,到 80年代中期卫降至大约 1 2% .

西、葡两国以民主国家的身份作为正式成员加入欧洲共同体,不但在知识分子和商业界的上层人士中,而且也在广大群众中激起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乐观主义情绪.它创造了种气氛,使人感到一个充满机会和迅速带来现代化的新纪元即将来临。这种新气氛还冲首先了共产主义学说在群众中的影响。在这两个国家中,人们越来越认为,共产主义既无助于解决现存的社会问题,也不能为解决初露端倪的未来的问题提供指导意义.
在欧洲的其他发达国家,共产主义在政治上和理论上甚至更加没有市场。在英国,它已基本上销声匿迹,共产党员的人数只有1万人.它的刊物《当代马克思主义》通过经常批判"僵化的社会主义",讨论"市场社会主义"和"国际竞赛"之类→度被否定的异端邪说,还能在知识界保
留一定的影响.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西德,共产主义不再是一个政治因素,引不起人们的注意。它就象在美国样,不过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异端邪说.在所有非共产党统治的欧洲国家, 22个合法的共产党在最近几次选举中,只有9个得到 5%以上的选票, 5个得到10%以上的选票.

在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地欧洲大陆上,今天的共产主义不过是工业化初期遗留下来的古董,→1-受到多元民主政治浪潮冲击的牺牲品。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